-

要知道,徐知源可是岑老身邊的貼身秘書,跟隨岑老的時間超過十年!

十年間所有事務,不分大小,岑老都會告知他!

但唯獨這一次,岑老一個字都冇有跟他吐露!

所以徐知源知道這件事絕對非同小可。他內心也說不出的好奇!

不過跟在岑老身旁這麼多年,他深知何為規矩,所以不管多好奇,他也絕對不會多問半句!

他隻是提前跟林羽透個底,好讓林羽有個心理準備!

林羽聞言眉頭也微微一皺,眼中掠過一絲訝異!

顯然,他也猜不到有什麼事,能讓岑老越過徐知源,直接跟他交流!

聽到徐知源這話,瞿偉和顧長軍索性識趣的冇有跟過去,直接去了停車場,等著岑老離開時,直接恭送岑老!

很快,徐知源便帶著林羽來到了後院的假山亭,岑老此時正揹負雙手,低頭觀察著水池中的錦鯉!

他麵帶微笑,神情和煦,冇有絲毫威嚴的氣勢,像極了鄰家院子裡的老爺爺!

任誰也無法將他跟那種高高在上的身份聯絡起來!

他的麵容雖然還略顯清臒,但相比較前段時間在病床上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樣子,已經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亭子外圍站在五六名身著黑衣的健碩男子,腰間鼓脹,滿臉警惕的掃視著四周!

看到徐知源後,幾名男子恭敬的點了點頭。

“岑老,何會長來了!”

徐知源小聲道。

“小何啊,快,快來看鯉魚!”

岑老興奮道

“我活了六十多年,還是頭一次見這麼漂亮的錦鯉呢!”

林羽淡然一笑,快步走上來,說道,“這麼漂亮的錦鯉出現在這裡,是個好兆頭啊!”

“好兆頭,確實是好兆頭!”

岑老笑道,“我已經聽說了,就在不久之前,我們這裡收治的所有病患,已經全部治癒了!”

“這一次,你可是頭等功臣啊!”

“我炎夏能有你這種青年才俊,實屬我炎夏之幸!”

“您謬讚了!”

林羽笑道,“能有今日之成果,離不開徐秘書、瞿偉教授、顧院長以及一眾醫護工作人員的努力!”

“你就彆謙虛了!”

岑老笑道,“我叫你過來,是有事要跟你說!”

“本來不想打擾你,但思來想去,還是覺得當麵說比較好!”

說著他朝周圍幾名保鏢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離著原點。

幾名保鏢互相看了一眼,似乎有些遲疑。

“都走都走!”

“有何會長在,隻怕這世上還無人能傷岑老!”

徐知源說著直接帶著幾名保鏢離開。

“小何啊,關於你將那份失蹤多年的國家檔案帶回來的訊息我已經聽說了!”

岑老神色頓時間嚴肅起來,渾身迸發出一股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氣勢!

“你們是國家的功臣啊!”

“你和自臻,帶著暗刺大隊浴血奮戰的事情,我也聽說了!”

“我也知道,自臻冇有回來……”

林羽神色一變,塵封多日的回憶再次洶湧襲來!

戰場上殊死奮戰的一幕幕

宛如電影畫麵般在眼前不斷閃過!

想到那些死去的兄弟,想到最後捨身成仁的何二爺,他直覺肝膽俱裂,萬箭攢心!

這種傷痛自他從邊境回來之後便一直伴隨著他!

隻不過這段時間的忙碌,讓他暫時擱置了而已!

現在岑老再次提起來,他心頭血淋淋的傷口再次展現出來!

“何二爺,他纔是真正的國之棟梁!”

林羽低下頭,歎息道,“我多希望,回來的不是我,而是他啊!”

“對國家而言,你們兩個同樣重要!”

岑老雙眼一眯,鄭重道,“你們兩個,都不可失去!”

“可何二爺他……他直到現在仍舊下落不明……”

林羽心口彷彿壓了一塊巨石,痛苦不已。

“你回來之後,我們就已經命人全力搜找線索,追查自臻的下落!無論如何,也要將自臻營救回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岑老雙眼微眯道,“你知道是誰親自釋出的命令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