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月神紀 >   第10章

課間,褚正找到了一位落單的學長正坐在草地上休息。

這位學長挺好說話的,表示高年級學生出園其實挺方便的,和自己導師溝通一下便可以了。

三年級學生要學會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了。

至於一年級學生理論上來說出園是比較麻煩的,因為導師不會批,不過其實在清晨時候自己正常地走出去就行了。

牧春園的看守人員其實主要是防範妖獸或者其它危險,出門與回來的時候隻要你有學校的徽章或者其它什麼標誌都可以自由進出的。

這位學長還表示他一年級的時候,曾經還因為想父母了,偷偷溜回過家中呢。

老師們隻見過褚正一次,相信就算上課看不見褚正也不會太放在心上。

褚正聽後表達了感謝,相互告知了一下姓名。

學長名叫沈弈,褚正心想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送這位學長點小禮物。

褚正回到了自己的一年級區域,繼續上課。

翌日清晨,天剛放亮的時候,褚正便吃好早飯,離開了牧春園。

褚正帶的裝備隻有一把采藥工具和一個揹包,故而決定了隻能在牧春園周邊很近的區域進行一些簡單地采集。

辛勤的忙碌開始了,因為要兼顧到一些課程原因,褚正隻能安排好時間,趁冇有課的時候,在牧春園附近進行一些采摘。

如果遇到一些課程時間比較尷尬,也隻能選擇翹課以保證預留給外出的時間能夠完整。

褚正一直堅信,預留的時間越多,做的準備越充分,行動時就越安全。

很多危險完全就是因為時間太緊、人太急、準備太倉促導致的……

課程、修煉、外出,構成了這段時間的主要時間安排。

晚上和下雨天或者其它一些空閒時間,褚正需要在寢室裡處理草藥,嘗試著湊齊一些原料製作成藥劑以減少體積。

因為裝藥劑也需要一些專門的小型容器,故而這也需要褚正在牧春園裡采購了少量,讓本就不多的錢基本就見底了。

故而褚正在把周圍基本掃蕩了一遍後,便開始關心起了三年級學長的第二次外出曆練。

曆練這種大新聞肯定會被提前貼在公告板上的,老師上課的時候可能也會提一句,故而褚正之前一直冇有過分調查,隻是靜靜等待公告板。

公告板上詳細地講解了所有低年級馴獸係學生的安排與分工。

所有馴獸係新生都要去當免費的苦力,高年級的學長和馴獸係大部分老師也需要做好指引工作,以及防止太大意外事故發生。

這次外出,目的地是牧春園東方兩百裡外一處大湖,名為月漾湖。

月漾湖周邊資源比較均衡,也經常會有妖獸去湖邊喝水。

湖的麵積非常大,一眼望不到邊……

湖內雖然大妖確實不少,但隻要不是跳湖故意驚動裡麵的大妖的話,這些水生的妖獸,一般也不喜歡離開湖水上岸捕獵。

而經過明月之城的反覆清理,路上玄丹級彆的妖獸,基本也都被清理完了。

對三年級學生來說,此次曆練既是較為全方位的綜合訓練,同樣也是捕獵與采摘資源的機會。

看到告示後,褚正回到宿舍開始了準備工作,曆練時間定在十五天後清晨開始,大部隊會從學校出發去往月漾湖。

褚正整理著思緒,規劃著這次曆練自己主要要去采摘哪些草藥,販賣些什麼物資,可能會能夠完成哪些交易,又需要在野外臨時製作哪些東西。

按照褚正之前的規劃,自己需要處理的藥劑品種很多。

首先是香皂,因為明月之城依舊是沿用木桶浴的原因,香皂其實一直都未得到什麼發展。

女修普遍習慣於在木桶裡直接加入各類花瓣或者其他香料以調理自己身上的香味,故而也冇有許多人花精力在香皂的發展上下過什麼太大的功夫。

在木桶浴的前提下,香皂確實是冇有什麼優勢的。

但這次曆練是在野外,不管男生還是女生,在月漾湖邊不洗一次澡怎麼也說不過去。

雖然可能會有修士偷懶,直接用戲水術簡單清理一下,但洗澡的感覺其實是很多人無法抗拒的。

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很少有人能抗拒美美地洗一次澡。

故而褚正也是製作完成了幾類樣品,並打算這兩天加個班多製作一些,以達到小賺一筆的目的。

除此之外,各類藥劑也是種類繁多。

從類彆分,外傷、內傷、清心、修煉輔助、燙傷、凍傷、保鮮、解毒、隱息、標記、熒光、易容、易態、跟蹤、驅散等各種功能、類型的藥劑都需要一項項落實。

上麵還都是一些正麵的用法,反向的攻擊類各種藥劑其實褚正也有所涉獵。

其中各類毒藥和吸引藥劑褚正也是比較擅長的。

褚正初來神月大陸的時候,其實也挺懵逼的。

不管是修煉功法還是各類才藝,褚正覺得就和在地球上遇到的那些神棍所說的差不多。

各種謎一樣的語法和奇葩的解釋,再加上遇到特例的時候強行給出的定義,一度讓褚正崩潰,讓褚正覺得自己是那種毫無慧根的人。

也是真正到了修仙世界以後,才明白為什麼既然已經有了天賦一說,還有類似資質、聰穎、緣法等詞語。

各種神奇的詞彙疊加在一起,褚正相信就算是地球上的學霸來,也很難明白裡麵想表達的意思。

那時候褚正也是非常慶幸自己年輕時讀過洛青子的書,總算能夠讓自己用一種自己可以接受的方法融入到這個世界。

雖然隻讀過一遍,也不是很仔細,但非常受用。

可以說這是一種思路,一種更容易融入這個世界的方法。

雖然褚正並不是洛虹,連個體檢表都冇有,卑微到極致,但自己總算也度過了最艱難的融入階段。

人生就是這樣,花了很多時間精力去完成的很多事情可能在餘生毫無用處,不經意間做過的一些小事卻可能會拯救自己。

而這,在修仙世界,便叫做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