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玄玉令 >   第9章

“嘿嘿嘿!~”

“嘎嘎嘎!~”

聽了天玄的話後,黑白無常卻是都輕蔑的笑了起來。

“若是放在二十年前的話,你說這話,我二人絕對扭頭就走!”黑無常冷冷的說道。

緊接著,白無常便接腔道:“但是現在嘛,你真當你武陵源還是那正道魁首,天下第一大派嗎!?”

白無常的聲音落下之後,便又響起了兩道怪異的嗤笑聲。

“嘿嘿嘿!~”

“嘎嘎嘎!~”

“你們!……”天玄有心想要反駁,但事實擺在這裡,他也有些有心無力。

其實,數百年來,武陵源一直占據著正道魁首、修行界第一大派的位置,而從未動搖過。

而且,數百年來,武陵源天才弟子輩出,更是遠超修行界的其他門派。無論是正道還是魔道,都被強大的武陵源給壓的有些難以喘息。

然,二十年前,正魔天子山大戰,武陵源強者、天才弟子死傷慘重,雖然現在依舊號稱是修行界第一大派,但卻是有些名不符實了。

天玄一邊警惕著黑白無常,一邊小聲對秦川說道:“小師弟,這二人成名已久,待會兒打起來了,可要小心一些,大師兄已經傳令給師尊了,不久之後,師尊便會親至!所以,若是我們二人不敵他們兩個,便隻需撐到師尊趕到即可!”

聽了大師兄天玄所說,秦川微微點了點頭。

而後,秦川又急忙附耳說道:“大師兄,得將這二人引開這裡,以免殃及小王村村民。”

“好!那我們走!”

天玄點點頭,瞬間禦劍而起,向著靠近武陵源的方向飛去。

而緊跟在天玄之後,秦川隻能是在地麵上狂奔了。因為,他的斬魔劍之前斷成了幾截,無法禦劍飛行了,便隻能是在地麵奔跑了。

“想跑!?”

“你們能跑的掉嗎!?”

黑白無常的聲音陰陽怪氣,完全不將秦川二人放在眼裡。二人身周魔氣湧動,便迅速追了上去。

很快,秦川與天玄便離開小王村有十幾裡了。

小王村安全了,天玄也就停了下來。

隻是,天玄停下來之後,卻是看到秦川剛剛從地麵上奔跑過來,心中疑惑,便不由得落在了秦川身旁。

“師弟,怎麼……還冇學會禦劍飛行嗎?”

“師兄,之前斬殺那個魔道妖人時,我的斬魔劍斷了。”秦川如實說道。

他已經打算好了,等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之後,便回武陵源,重新再打造一把斬魔劍。而且,一定要比這一把堅固。

不然的話,斬魔劍再斷了,那還得再重新打造,豈不麻煩?

秦川二人剛剛說了一句,黑白無常便已經追到了。並且,黑無常還繞到了二人身後,堵住了二人的退路。

“小師弟,我們一人一個,你先選吧!”說著,天玄還衝著秦川微微揚了揚頭。

“魔道妖人!心都是黑的!師弟我就選黑無常吧!”

秦川說著,再次並指為劍,劍指前指,帶著無可匹敵的氣勢殺向黑無常。

斬魔劍雖然冇了,但他秦川還有斬魔一式,比斬魔劍更強大!

“倒是個急性子!”

天玄輕笑著搖了搖頭,神色一正,便也提劍殺向了白無常。

而黑白無常見秦川二人這麼不將自己放在眼裡,頓時個個怒極,躍下了哭喪棒,揮舞著黑白二棒便殺了過去!

下一刻,秦川的劍指便點在了黑無常砸來的黑棒之上。

“鐺!~”

劍指與黑棒碰撞!

再次發出洪鐘大呂般的聲響!

秦川與黑無常同時向後退去,但是,卻是有著一股神秘莫名的能量,順著黑棒傳遞到了黑無常的身體之上。

剛剛止住退勢的黑無常猝不及防,被這股神秘能量侵襲,雙眼之中滿是不可思議,直接便愣在了那裡。

秦川自然不會放過這等難得的機會,雙腳向後連蹬,在止住自身退勢的同時,飛速竄向了黑無常。

而且,秦川在竄向黑無常的同時,右掌迅速蓄力,在來到黑無常身前之時,右掌迅速拍擊而出,直接便打在了黑無常的胸口。

霎時,黑無常便被秦川這一掌給打的吐血倒飛而去。

再看天玄那邊,倒是冇有秦川這邊乾脆利落了。

此時,天玄正與白無常殺得難解難分,一時之間,二人倒是鬥了個旗鼓相當!暫時,誰都奈何不了誰!

而秦川之所以如此乾脆利落的將黑無常給打傷,全都拜他自創的“斬魔”這一式。

黑無常根本想不到,秦川如此年輕,竟然就能自創出傷人神魂的招數來。

放眼當今修行界,如秦川這般的天才弟子,絕對超不過巴掌之數!

而這,也正是無垢所看重秦川的地方,這纔將他收為了親傳弟子!

而黑無常呢,也是有些輕敵了。就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都不可能會想到,以秦川目前的修為,竟能使出傷人神魂的招數來。

不過,好在黑無常的神魂不弱,不然的話,怕是隻此一招,便可以將黑無常打到迴歸地府了!

黑無常中了秦川一掌,也總算是清醒了過來。

將自己口中的殘血吐出,黑無常便迅速起身,警惕著望向秦川,生怕秦川再使出剛剛的那一式來,保不好他黑無常還真的會命隕於此,見他的閻王老大去呢。

而“斬魔”這一式對於秦川來說,消耗不可謂不大!

怕是再使出一次來,秦川就得累趴在地上,那時候,就隻能是任人宰割了。

是以,原本激戰中的四人,卻是出現了很詭異的一幕。

一邊,天玄與白無常打的難解難分;另一邊,秦川卻是與黑無常互相戒備著對方,誰都不敢輕易發動攻擊。

秦川自然是消耗過大,正在暗中恢複力量。

而黑無常卻是怕秦川再使出剛剛那一招來,攻擊到自己的神魂,為自己招來可怕的後果。

所以,現在,一邊是靜的可怕,另一邊是打的熱鬨。

而且,對峙中的秦川與黑無常,也將正留意著這邊的天玄與白無常給看的有些蒙了。

天玄與白無常,打著打著,便也停了下來,各自都有些疑惑的來到了自己同門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