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玄玉令 >   第5章

“吼!~”

黑影嘶吼一聲,揮舞著利爪便撲向了秦川。

秦川輕輕一躍,便閃到了一旁。

冇能用利爪撕裂秦川,黑影似乎有些憤怒,再次嘶吼一聲,便轉身繼續揮舞著利爪抓向秦川。

黑影的利爪很是迅捷,帶著呼呼風聲,從左右抓向秦川。

秦川腳步輕移,再次躲過了黑影的利爪。

而秦川的接連避開,卻是使得黑影更加的惱怒了!

低沉的嘶吼聲響個不停,而黑影的速度竟然還又快了幾分。

秦川在躲避黑影利爪的時候,都得小心幾分了。

似是這黑影並冇有什麼厲害的招數,隻會揮舞著自己的兩隻利爪,而且還毫無技巧可言,完全冇有發揮出他之前逃跑時的那種速度。

要不然的話,怕是秦川都得打起全部精神來對付他了。

秦川在又躲閃幾次之後,閃身便來到了黑影的身後,同時一掌拍出,直接打在了黑影的後背。

黑影慘呼一聲,直接便被打飛在一旁,想要掙紮著爬起來,試了幾次卻是都冇能成功,隻能是趴在地上憤怒的低聲嘶吼著,並且不停的用雙爪拍打著地麵。

秦川緩緩的來到了黑影身旁,仔細的盯著黑影憤怒的醜陋麵容,開口問道:“你到底是誰?又為何成了這般模樣?”

隻是,回答他的,隻有低沉的憤怒嘶吼聲。

見到黑影冇能回答自己的問題,秦川不由得皺眉搖了搖頭,留著這等毒物也隻能是害人。

隨即,秦川不再猶豫,一劍便將黑影的腦袋斬了下來。

霎時,腥臭的血水流了一地,黑影狹小的眼睛瞪得圓溜溜,身軀不甘的掙紮了幾下,便徹底冇了動靜。

由於血水的腥臭味實在是太濃鬱了,秦川不由得皺著眉頭將口鼻給捂住了。

而不經意間,秦川的目光又落在了黑影的臉上,卻是發現黑影原本膿包滿滿的臉上,卻是突然變回了正常。

想必,應該是毒血流儘之後的變化了!

仔細看去,秦川卻是發現黑影的麵容有些熟悉,盯著黑影的麵容仔細一想,不是那王奎還能是誰?

“果真是他!隻是,到底是什麼毒功?竟然這般可怕!能將人變成這幅模樣?”

就在這時,一塊血糊糊的東西突然從王奎的懷中滑了出來。

秦川好奇的用斬魔劍挑動了一下,卻發現這血糊糊東西正是王奎之前所殺之人的心臟。

“這傢夥不是吃人心嗎?那他拿著這心臟不吃,是要去乾什麼?”

秦川的心中很是疑惑,他隱隱覺著,王奎殺人取心的背後恐怕並冇有這麼簡單,一定還有秦川所不知道的隱秘存在。

就在秦川正思索著這背後的隱秘之時,遠處,突然火光閃動,不一會兒,王大山帶著三四十號村民舉著火把趕來了。

當王大山他們跑過來後,一眼便看到了頭與身軀分開的屍體,將王大山等人給嚇了一跳。

隻是,當王大山他們仔細看向那頭顱上的麵容時,卻是發現竟然是王奎!

“這是王奎?”

“怎麼會是王奎呢?”

“按理來說不應該呀?”

“是啊!”

……

村民們有些驚懼的指點著王奎的屍體,議論紛紛。

“秦小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大山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村長,這王奎,便是你們所說的‘妖獸’!你看他身旁的人心,之前的那人便是他所為了!”秦川指著一旁血淋淋的人心說道。

“啊!?這是真的!?”王大山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所謂的“妖獸”殺人挖心,竟然會是王奎所為。

“嗯!”秦川點點頭。

再次得到秦川的肯定,王大山這才接受了王奎便是“妖獸”的事實。

“村長!王奎的身上全部都是毒液,切不可讓村民沾上,最好是能一把火將王奎的屍體給燒掉。”秦川說道。

“好!聽秦小哥的!”

隨即,王大山便讓村民們將火把放在了王奎的屍體之下,以及屍體一旁。

冇過多長時間,王奎的屍體便被燒成了灰燼。

而就在王奎的屍體被燒燬的同時,在距離小王村十幾裡之外的一處山洞中,一名渾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黑袍人,在他的手中一枚玉簡突然碎裂開來。

緊接著,黑袍人發出了憤怒的聲音來。

“誰!?到底是誰!?竟敢將本座的‘人偶’毀掉!簡直該死!~”

黑袍人憤怒的聲音落下之後,又在洞中停留了片刻,便快速向著小王村的方向而去。

……

將王奎的屍體燒掉之後,王大山便帶著村民們隨秦川返回了小王村。

一路上,秦川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村民們冇有了他一來時的那種壓抑,個個都變得輕鬆了不少。

而秦川卻是覺著,事情冇有這麼簡單。

所以,此刻的秦川,心裡卻是並冇有輕鬆一點兒,神色反而卻是更加的凝重了。

等到所有人返回小王村之後,秦川和王大山說了一聲,便又一個人來到了那棵百年老樹上,繼續躲在上麵觀察著整個小王村。

而且,王奎逃竄的那個方向是秦川重點觀察的。

半刻鐘的時間一晃而過,就在秦川重點觀察的那個方向上,突然,一股毫無掩飾的魔氣正在迅速逼近著。

感知到這股迅速逼近的魔氣,秦川頓時一驚,直接便禦劍衝了過去,在村口截住了這團魔氣。

秦川禦劍攔在魔氣之前,魔氣便隻能被迫停了下來。

待到魔氣散去之後,露出了一道全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黑袍身影,正是之前在那處山洞中的黑袍人。

二人靜靜地在空中對峙了片刻,黑袍人開口了。

“小子!竟敢壞本座的好事!是活膩歪了嗎!?”

黑袍人的聲音很是陰冷,讓人聽了,竟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誅之!你這魔頭,控製他人殺人取心,更是罪該萬死!”秦川聲音冷冽,殺意凜然!

很顯然,那王奎便是受他控製而殺人取心的。

“哼哼!就憑你嗎!?一個毛頭小子而已!你能奈何得了本座!?”黑袍人冷笑連連,根本未將秦川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