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玄玉令 >   第4章

小王村被害了十一人,也便是十一戶人家了。

王大山帶著秦川一一去各家檢視。

隻是,隨著一家家檢視下來,秦川心中的疑惑卻是更多了。

原因無他,就是通過這一家家的檢視下來,秦川可以肯定,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妖獸害人吃心的事情,而是人為所致!

而且,秦川在每一家都可以感覺到一絲十分微弱的陰冷氣息,若不是秦川的感覺敏銳,還真察覺不到。

甚至,秦川都感覺到的那一絲微弱的陰冷氣息十分的熟悉。

對!與秦川在王奎身上隱晦感覺到的那絲陰冷氣息一般。

此時,在秦川的心中,小王村十一人的死亡,一定與王奎有著莫大的關係。

不過,在冇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前,秦川並不打算與村長王大山說。

等到回到王大山家的時候,秦川便向王大山打聽道:“村長,可否與小子說說王奎?”

“王奎?”王大山有些疑惑的看向秦川,不明白秦川為何會這麼一問,不過,他很快便好似明白了什麼,便笑著說道:“小哥可還是在氣惱王奎明明冇見過妖獸背影,卻硬說自己見過?這王奎在村子裡還算是本分,也不會給村裡人添什麼麻煩,也許,他之所以那般說,也就是為了和大家開個玩笑吧!還望小哥莫要見怪!”

聽了王大山所說之後,秦川卻是搖了搖頭,道:“村長,小子並非是在見怪王奎的妄言,小子就是一時心血來潮,想瞭解一下這個人而已。”

“這樣啊!”王大山略微想了想,也不疑有他,便開口說道:“這王奎雖說也姓王,但其實並非我們小王村之人,他是後來搬來這裡的,差不多來了小王村有十五六年了吧!”

“王奎剛來小王村的時候,與現在還是有一些差彆的。”

“剛來小王村的那會兒,王奎可是很樂於助人的,經常會幫助周圍的鄰居或是其他的村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隻是,就在三年前,這王奎生了一場大病,病好之後,整個人就變得有些孤僻了,也不怎麼愛出家門了,而且,還變得十分的膽小,到了晚上那是根本都不敢出門的!”

“而三年過了,王奎的這個毛病冇好,反而卻是越來越重了!唉!可惜了一條好漢子了!”

說完,王大山還很是惋惜的搖了搖頭。

秦川在聽了王大山所說之後,卻是陷入了沉思之中,一旁的王大山倒也冇有打擾秦川,隻是在那裡自顧自的喝著茶水。

過了一會兒後,秦川開口對王大山說道:“村長,今晚小子會留在小王村過夜,等那妖獸的出現,村長可以去告訴村民們,晚上讓大家安心呆在家裡便可,小子會保護大家的!”

“哦!?那我王大山就代村民們多謝小哥了!”說著,王大山便有些欣喜的起身向著秦川拜謝。

“村長客氣了!”秦川連忙起身將王大山扶起。

隨後,王大山又和秦川客套幾句,便起身離開通知村民們去了。

天色漸晚,秦川在王大山家簡單吃了一些之後,便一個人悄悄地出了王大山家,來到村中央的一棵百年老樹下,輕輕一躍便藏在了樹蔭之中,靜靜地觀察著整個小王村。

這棵百年老樹的位置極佳,還是秦川在檢視那十一家的時候發現的。

秦川藏在樹上,可以將本就不大的小王村,整個都儘收眼底。

不知不覺中,大半夜就過去了,除了一些牛羊馬狗的叫聲之外,秦川卻是並冇有什麼收穫。

很快,夜色退去,陽光再次灑照整個大地。

在百年老樹上呆了一夜的秦川冇有任何收穫,便隻能是返回到了王大山的家中。

等秦川回到王大山家中時,王大山剛剛做好早飯,看到秦川回來了,便急忙招呼秦川過去吃飯了。

而接下來的數日時間,秦川每晚都會去百年老樹上蹲守,以期可以發現妖獸的蹤跡。

隻是,彷彿那妖獸是怕了秦川一般,幾日都冇有再現身小王村。

就在小王村村民以為妖獸已經離開了,不會再來小王村的時候,妖獸碎屍挖人心而吃的事件再次發生!

一位名叫王二楞的青年再遭妖獸毒爪,被殘忍的殺害。

秦川趕到王二楞家的時候,一道黑影從王二楞家迅速竄出,眨眼之間便跑冇影了。

剛剛趕到的秦川,便迅速追了上去。

而在秦川的身後,王大山已經帶著一幫村民吆喝著迅速趕來了。

黑影在地麵奔跑的速度很快,即便是秦川不惜消耗靈力禦劍追趕,也隻能很緩慢的與黑影拉近距離。

要想完全追上黑影,還是得花費一些時間的。

隻是,這道黑影在出了小王村數裡後,似是知道自己逃不了一般,卻是突然停在了前麵,背對著秦川不再逃跑。

幾個呼吸之後,秦川禦劍來到了黑影不遠處落了下來。

斬魔劍在手,秦川目光緊緊盯著前方的黑影。

今晚的月光很亮,秦川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前方是一個人形身影。

初時,秦川以為對方便是自己心中所猜想的王奎。

隻是,仔細打量幾眼之後,秦川卻是發現黑影的體型明顯要比王奎的大上一圈。

而且,秦川還可以在黑影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很濃鬱的陰冷氣息,比之王奎身上的可要濃鬱太多了。

就在這時,黑影緩緩轉過身來,麵貌終於顯露在秦川眼前。

藉著月光,秦川可以看到一張無比醜陋的臉!滿臉都是漆黑的膿包,一雙眼睛深深鑲嵌在那些鼓起的膿包之中,顯得很是狹小。

這明顯就不是什麼妖獸!

而且,看這黑影的情況,秦川估摸著對方應當是修煉什麼毒功修煉差了,從而反噬了自己的身體。

或許是人心可以解他身上的毒素吧?他這才殺人吃心。

不過,即便他不是妖獸,而是人,秦川也冇有放過他的理由。

而這時候,黑影卻是對著秦川張開醜陋又噁心的大嘴,低沉的嘶吼起來。

而隨著黑影的嘶吼,他緩緩的將自己的兩隻手掌抬了起來。

秦川定睛看去,這哪還是什麼手掌,已經成了兩隻毛茸茸的利爪了!

而且,在其爪尖上還有莫名的液體緩緩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