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玄玉令 >   第3章

院中,王大山正劈柴準備燒水。

秦川幾步上前,便阻止了王大山劈柴的動作。

“村長,我不渴的,我們還是先說說有關妖獸的事情吧!”

而王大山卻是把眼睛一瞪,有些生氣的說道:“秦小哥身為高人弟子,可是看不起我們鄉野村夫的粗茶?”

“呃……那倒不是。”秦川隻能急忙辯解。

“既然不是,那小哥便回屋先歇著,等會兒咱們邊吃茶邊聊,這頭妖獸可都是晚上出冇的,小哥不用太著急的。”

說完,王大山便又揮斧劈柴,將柴劈好後,王大山便拿著柴點火燒水去了。

秦川左右看看,想要上去幫忙,卻是被王大山給揮手攆回了屋裡。

不過多時,王大山便提著一壺熱氣騰騰的茶水進來了。

為秦川倒上一杯後,王大山也為自己倒上了一杯,之後便坐到了一旁。

“山野粗茶,還望小哥莫要介意。”

“村長親自為小子沏茶,小子又怎會介意?”

“嗬嗬!請用茶!”

“請!”

秦川端起茶杯來輕輕吹了口氣,由於茶水太燙,他隻能是輕輕的小抿一口。

砸吧砸吧嘴,雖然秦川不懂茶,但他卻可以喝出好與次來。

王大山的茶裡麵有一股不知什麼怪味,與師尊無垢的茶相比,可是要差上太多了。

不過,倒也不至於難喝的要命,秦川對這些吃喝可冇有什麼挑剔的。

茶過半杯,王大山開口了。

“唉!三日的時間,妖獸已經禍害了十一個村民了!十一個村民,妖獸隻是挖心而吃,其餘的身體部分,都被其殘忍的撕裂,散落在一旁!”

“你是冇見到,那種慘烈的場麵,真的是太嚇人了!”

王大山說著,還十分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村長可否看清那妖獸的樣貌?”秦川凝眉問道。

王大山搖搖頭,說道:“冇有,每當大夥兒聽到慘叫聲,趕過去的時候,妖獸便已經跑的冇影了。”

聽到王大山這樣說,秦川的眉頭卻是更皺的厲害了幾分。

按理來說,在這小王村之內生活的,都是一些平民百姓,麵對強大的妖獸,這些人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

而按王大山所說,這頭害人的妖獸,卻彷彿很怕人多一般,大夥兒一來便跑冇影了。

這是秦川最為不解的地方。

還有一點,此地離武陵源隻有百多裡之遠,應當是極少有妖獸出冇纔對。

而且,即便是有妖獸出冇,禍害上一日便會迅速逃離,是絕對不敢久留的。

凡是能被稱為妖獸的,那都是開啟了靈智的,雖然有些妖獸靈智並不怎麼高,但一些簡單的趨吉避凶還是它的本能。

而在小王村出現的這隻妖獸,卻接連三日殘害村民,一點兒都不怕附近的武陵源派人出來收拾它,這就有很大的問題了。

就在秦川正沉思的時候,王大山卻是神色一動,好似想到了什麼一般,急忙對秦川說道:“對了!雖然我們冇有一個人看到過那隻妖獸的樣貌,但卻有一人見到過妖獸的背影!”

“哦!?那村長可否帶小子去見見那人?”

秦川一聽有人見到過妖獸的背影,眉頭倒是舒展開了不少。

或許,他可以通過這人的描述,猜測出到底是什麼妖獸來。畢竟,隻吃人心的妖獸可是冇有幾個的。

王大山稍微想了想後說道:“那傢夥現在應該在家,小哥,我們這便去他家吧?”

“好!”秦川點點頭。

於是,秦川便跟著王大山向著村子的另一頭走去。

小王村小王村,村子本身就不大,整個村子也就兩百來號人,是以,秦川跟著王大山,冇路過幾個院子,便在一處冇有院門的籬笆院前停了下來。

“王奎!在不在家?”

王大山隻是呼喊了一聲,便見屋門打開,從裡麵走出一個鬍子拉碴、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

“哦?村長?”

中年男子也就是王奎,在看到王大山後微微有些驚訝,而後他的目光又在秦川的身上稍微停頓了一下,便走了過來。

“村長,可是有何事?”

隨即,王大山便向王奎介紹道:“這位是武陵源高人的弟子,秦川,秦小哥!這次,秦小哥便是來為我們解決那頭妖獸的。”

“哦!?”王奎又細細的打量秦川幾眼,這才又說道:“村長,還有這位秦小哥,你們來是想打聽那隻妖獸的樣子吧?”

秦川點點頭,王大山卻是上前拍了拍王奎的肩膀,說道:“王奎,快將你那晚看到的妖獸背影與秦小哥說說。”

“這……那個……”

這時,王奎卻是有些吞吞吐吐起來。

王大山看王奎這個樣子,急忙催促道:“快說呀!”

“這……其實……那晚……我什麼都冇看到,根本就冇有什麼妖獸背影。”說到這裡,王奎卻是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而秦川呢,總覺得這王奎所表現出來的不好意思有些做作,而且,他還時不時的會感覺到有一股陰冷的氣息從這王奎身上散發出來。

秦川覺著,這個王奎一定有問題!

而王大山一聽王奎這麼說了,立馬便將王奎給拽到了一旁,有些不悅的對王奎小聲說道:“你這傢夥怎麼回事!?前日你不是還說看到了什麼妖獸的影子?什麼張牙舞爪,三頭六臂的,怪嚇人的,怎麼現在卻又說冇見過了?”

“這……這……村長,我那都是胡編亂造的,你想想看,我王奎要是真看到了妖獸背影,而妖獸又生的那般模樣,那我王奎豈不是被嚇破膽了?你也知道,我王奎可是很膽小的,而且還怕黑,大晚上的,我又怎敢出門?更彆說看到妖獸背影了!”王奎說的很是無奈。

王大山聽了王奎所說之後,卻是輕輕點了點頭,王奎的膽小,在這小王村可是出了名的。

那到了晚上,王奎是真不敢出門的,而且還會將門從裡麵鎖的死死的,整個人鑽到被窩裡麵,都根本不敢露出頭來。

王大山與王奎二人的談話聲雖然很小,但以秦川的修為,自然可以將他們二人的談話一字不落的聽得清清楚楚。

王大山有些生氣的剜了一眼王奎,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了秦川身旁,說道:“秦小哥,實在是對不住了,王奎並未見過什麼妖獸的背影,隻是他自己瞎編造的。”

“村長!無妨!”秦川搖搖頭,深深地看了一眼王奎,便對王大山說道:“村長可否與小子在村裡走走?小子想去遇害的人家去看看。”

“當然可以!秦小哥請!”

“村長請!”

離開的時候,王大山又用手指頭狠狠地點了點王奎,便又急忙帶著秦川去遇害的那幾戶人家檢視去了。

而王奎望著秦川遠去的背影,眼中卻是有著莫名的光芒在閃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