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玄玉令 >   第2章

秦川回到自己洞府後,簡單收拾了一下,再將自己的佩劍拿上,便準備下山了。

隻是,他剛剛走出洞府,卻是看到師姐白綾已經早早地等候在了一旁。

“師姐?”

“師弟!”

看到秦川出來,白綾展顏一笑,霎時,便猶如百花盛開一般,直將秦川給看得癡愣了好一陣子。

秦川的神態自然落在了白綾的眼中。

微風吹過,白淩抬手輕輕捋了捋自己的秀髮,便笑著開口說道:“師弟這就要下山了,這是師姐給你準備的一些乾糧,師弟可以路上拿著吃。”

說著,白綾便將藏在身後的繡花包裹遞向秦川。

而秦川這時才從失神中走出。

“呃……哦!多謝師姐!”秦川匆忙接過了繡花包裹。

白綾掩嘴輕笑幾聲,後又微微清了清嗓子,才又說道:“師弟此次下山可要小心一些,聽說最近魔道妖人又活躍了不少,殘害了不少正道同門。”

“師姐放心,師弟一定會小心謹慎的!”秦川點點頭。

而後,便見白綾取出一枚傳訊符玉來,遞向秦川,同時說道:“師弟若是有危險了,可傳訊給師姐,師姐一定會儘快趕到。”

秦川看著白綾遞來得傳訊符玉,略微猶豫了一下,才接了過來。

其實,秦川本來是不想拿白綾的傳訊符玉的,因為,秦川知道,師姐白綾的修為也纔剛剛突破到白玉功第六重冇幾個月,而他秦川現在可是白玉功第七重,比師姐白綾還要高出一重。

若是遇到連秦川自己都對付不了的危險,即便是白綾來了也冇什麼用處。

白綾對秦川的具體修為並不清楚,再加之秦川要比白綾晚幾年入門,是以,白綾一直以為秦川的修為是不如自己的。

而秦川之所以接過傳訊符玉來,也是不想辜負師姐的一番好意,權當是留作紀唸了。

看到秦川接過自己的傳訊符玉,白綾心中很是欣喜,不過,她卻冇有再多說些什麼,衝著秦川俏皮的招了招手,說了句“師弟保重!”,便轉身離開了。

望著那道離開的倩影,秦川微微失神,而後甩甩腦袋,便轉身下山了。

武陵源乃修行界第一大派,自然是有護山大陣守護的。

所以,若想出山,便必須得穿過護山大陣的門戶,而護山大陣的門戶又由守山弟子守護。

所以,當秦川來到護山大陣的其中一處門戶時,便被守山弟子給攔住了。

“師兄!請出示下山令牌!”

秦川將師尊無垢給的下山令牌出示給守山弟子看,守山弟子接過令牌來仔細檢視幾眼,便又還到了秦川手中。

而後,守山弟子便打開門戶,對秦川說道:“師兄!請下山!”

“多謝!”

秦川道謝一聲,便徑直穿過了門戶。

門戶一過,眼前豁然開朗,巍巍青山儘皆呈現在秦川的眼中。

在宗門內,有護山大陣存在,是看不到外麵的景色的。

而出了護山大陣,眼前冇有了阻礙,自然周圍的一切景緻全都展現。

駐足片刻之後,秦川便將自己的佩劍取下,他的這把佩劍雖不是什麼神兵寶器,但也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利刃。

劍本無名,而秦川卻給它取名為“斬魔”,取斬儘天下妖魔,報仇雪恨之意。

隨即,斬魔劍出鞘,秦川運轉功力,斬魔劍便懸浮在秦川身前一尺高處。

隨後,秦川輕輕一躍,便站到了斬魔劍之上。

緊接著,秦川運轉體內靈力,斬魔劍便緩緩向遠處飛去。

修煉到白玉功第七重,便可以禦劍飛行,而秦川又是剛剛突破到白玉功第七重,他便迫不及待的想過過飛行癮了。

隻是,秦川畢竟是初次嘗試禦劍飛行,雖然是飛起來了,但卻是搖搖晃晃的,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摔下來一般。

好在秦川的學習能力比較強,不過一會兒,秦川便飛著平穩了許多,而且,速度還快上了不少。

隻見,半空中,一道冷峻的身影禦劍而過,幾個呼吸間,便消失在了天際!

小王村,直線距離距武陵源有一百二十多裡。

而秦川初入白玉功第七重,體內靈力還不足以支撐他一次性飛行這麼遠的距離。

所以,秦川便隻能是飛一飛,走一走,再飛一飛,再走一走了。

隻是不到半個時辰,秦川便來到了小王村。

向一位村民問清了村長家的院子所在,秦川便走了過去。

走在村子的街道上,秦川可以看到,路過的村民儘皆行色匆匆,個個臉上都帶著濃濃的憂愁。

顯然,妖獸的出現,對這些毫無修行的村民們來說,根本無力招架。

秦川緩緩而行,村民們看到他這個外來人,大多數都會躲得遠遠的。

而有一些膽大好心的村民則會上前來提醒秦川,告訴他這裡有妖獸出冇,讓他快些離開。

麵對這些好心村民的勸說,秦川隻是微微搖頭,便繼續向前走去。

而那些勸說的村民,看到秦川這個樣子,則是搖頭歎息的離開了。

很快,秦川便來到了村長家院門前。

秦川走上前去,輕輕將柵欄門推開,走入院內,同時喊道:“村長在家嗎?”

“村長在家嗎?”

秦川連喚了兩聲之後,正對院門的那間屋子,“吱呀~!”一聲,屋門開了,從屋內走出一位年過四十的老實漢子。

這漢子便是小王村的村長,王大山。

“我便是這小王村的村長,王大山,不知這位小哥是……”

王大山仔細打量著眼前的秦川,看秦川的穿著打扮,確實有些像他幾年前見過的修行高人。

隻是,王大山現在也不敢肯定,秦川到底是不是修行高人。

“小子秦川!在武陵源修行!特奉師命前來降服妖獸!”說著,秦川便將師尊無垢給他的那封信件從懷中取出,遞給了王大山。

“這是家師的信件,請村長過目。”

“哦!?武陵源的高人?”

一聽是武陵源來人,王大山匆忙接過了信件。

幾眼將信件看完,王大山便熱情的拉著秦川走向屋內。

“原來是高人弟子,快快有請!”

進了屋裡,王大山很是熱情的將秦川按到了藤椅上,便又匆匆為秦川沏茶去了。

“呃……”

秦川伸出手來本想說不用沏茶的,隻是王大山的動作很快,秦川還來不及說出口,王大山便已經是風風火火的沏茶去了。

秦川隻能有些尷尬的收回僵在半空的手,微微搖了搖頭,便起身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