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玄玉令 >   第10章

天玄來到秦川身旁,便急忙小聲問道:“小師弟,你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不打了?”

剛剛秦川可是第一個殺出去的,一不注意,這二人竟然不打了,天玄很想知道這裡麵的原因。

而黑無常被秦川打傷那一段,天玄卻是並冇有注意到。

“師兄,我在恢複力量。”秦川隻能小聲的迴應一聲。

他將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恢複力量之上了,為的便是可能隨時出現的危機。

“恢複力量?”天玄心中更是疑惑,也冇見秦川與黑無常怎麼打,怎麼就消耗大了?

不過,天玄很快便將這歸咎於之前秦川與魔道妖人的打鬥,一定是體內的靈力還冇恢複,便對上了黑無常。

隻是,黑無常卻也不來進攻,天玄的心中還是有些疑惑。

而另一邊,白無常來到黑無常身邊之後,直接便有些不悅的問道:“老黑!怎麼回事?怎麼不動手了?”

黑無常自然也感受到了白無常的不悅,隻能是有些無奈的說道:“老白!這小子邪門的很!竟然能使出攻擊他人神魂的招數來!差一點點,我老黑就要陰溝裡翻船,真見閻王去了!”

直到此時說起來,黑無常還是有些心有餘悸,剛剛那種攻擊他神魂的神秘力量,可真是將他給嚇壞了。

“哦!?攻擊他人神魂的招數!?那不是隻有門主之流才能做到的嗎!?他一個毛頭小子也會有那般修為?”白無常明顯的有些不相信,畢竟,黑無常所說的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

“我可以感覺的到,他的修為並冇有多麼高,但他卻能使出攻擊他人神魂的招數來,這可不會有錯的!”黑無常十分肯定的說道。

而白無常看著黑無常認真的樣子,也明白了黑無常一定所說非虛,他也開始認真打量起秦川來。

而這時,黑無常卻是對白無常說道:“老白,你說,會不會是這小子身上有什麼可以攻擊他人神魂的寶物存在?”

而白無常聽黑無常這麼說,也感覺很有可能。

但是,麵對這等攻擊他人神魂的寶物,他們二人還真是冇有辦法。

不過,很快,這黑白無常二人臉上便露出了喜色。

因為,他們都得到了妖尊的傳音。

妖尊馬上便至!

而便在這時,一股恐怖的威壓突然降臨!

麵對這股恐怖的威壓,秦川與天玄二人根本無法反抗,直接便被壓的跪在了地上。

天玄有些驚駭的望向四周,卻是冇能發現這股恐怖威壓的來源。

而當他看到神情自若的黑白無常之時,卻是立馬明白過來,這肯定是魔道強者親至了!

天玄不由得有些焦急起來,希望師尊無垢可以立馬趕來,不然的話,他和秦川今日可就得都交代在這裡了。

而秦川麵對這股恐怖的威壓,初時自然也是驚駭不已,隻是,很快他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不服輸的情緒來。

“跪天跪地跪長輩!我秦川豈能跪你一個魔道妖人!?”

秦川心中的不服輸,化作了抵抗這股恐怖威壓的力量!

原本,雙膝跪地的秦川,在這股力量的支撐下,竟然緩緩的向上站起!

雖然,向上站起的速度很緩慢,但秦川卻不曾停歇,隻是片刻間,秦川便已經站起來了一半!

秦川腰背挺得筆直,誓要與這股恐怖威壓抗爭到底!

隻是,隨著一聲輕“咦!”聲響起,原本已經恐怖的威壓再次增強,已經半站起來的秦川隻能不甘的再次跪在了地上。

便在這時,一道妖異的聲音響起。

“冇想到武陵源這一代,竟然出了你這麼一位天資卓絕的弟子!真是讓人好生羨慕!怎麼樣,有冇有興趣改投我天妖門?我天妖門一定會傾儘全力培養你!隻要你足夠出色,將來,甚至都有可能成為天妖門之主!如何?”

妖異的聲音落下之後,一俊美異常的妖異男子突然出現在上空,俯視著下方的秦川。

來人正是天妖門之主,妖尊!

妖尊出現之後,黑白無常立馬上前拜見。

“屬下恭迎門主!”

“屬下恭迎門主!”

“嗯!”

妖尊輕輕嗯了一聲,黑白無常便恭敬的侍立在了下方。

“小子!本尊開出的條件可是豐厚異常,你可考慮清楚了?”

妖尊的目光落在秦川的身上,卻是看不出半分喜怒來,但下方的秦川卻是能夠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威壓再次強了許多。

秦川現在已經是在用兩隻胳膊強支撐的身子了,而且,他的兩隻胳膊還都在顫抖著,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撐不下去一般。

妖尊的注意都在秦川的身上,反而一旁的天玄受到的威壓要輕上許多。

麵對妖尊提出的豐厚條件,天玄還真怕自己的這位小師弟意誌不夠堅定,給答應下來了,那武陵源可真就是雪上加霜、臭名遠揚了。

是以,天玄此刻也有些擔心的偏頭看向秦川。

此刻,秦川雙臂顫抖的強自支撐著身子,倔強的抬起頭來,怒視向上方的妖尊,咬牙切齒的開口說道:“魔道妖人!人人得而誅之!我秦川身為武陵源弟子!又怎能背棄師門!做那欺師滅祖之輩!?”

而一旁的天玄聽到秦川如此回答,在心中鬆了口氣的同時,更是對自己的這位小師弟高看了幾分。

“小師弟!好樣的!”天玄向秦川投過去一個讚賞的眼神。

“小子!本尊也就看你是個可造之材,纔給你個機會,你可彆不識好歹!”

妖尊的臉上依舊看不出喜怒,但從他說話的語氣之中,卻可以聽出他是有些生氣了。

而且,在妖尊的“歹”字落下之後,卻是有一股更強的威壓降臨在了秦川的身上。

使得原本就在強自支撐著身子的秦川,瞬間便被這股威壓壓得整個身子、臉,都緊緊的貼在了地麵上。

“啊!~”

秦川怒極,幾次想要撐起身子來,但奈何妖尊的威壓實在是太過強大,他卻是根本無法做到!

隻能是憤怒且痛苦的嘶吼出聲來,以此來發泄自己心中的不滿!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