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玄玉令 >   第1章

巍巍青山,綿延無際!

其中,便有一處靈氣濃鬱之所,被一修行宗門所占據著。

此宗門便是修行界第一大派,武陵源!

此時,武陵源主峰天門山,山腰處的一處洞府內,一神色冷峻的青年正盤膝閉目在蒲團上修煉著。

隻是一會兒後,青年的頭上竟然緩緩冒出了縷縷白氣!

而且,這些白氣竟然是越冒越多,隻是片刻的功夫,白氣便瀰漫整座洞府之中。

霎時,整座洞府之內變得亦幻亦真,就連青年的身影都是時隱時現。

又過不久,青年那時隱時現的身影竟然緩緩懸浮到了空中,而此時,青年的眼睛依舊是緊閉著。

緊接著,青年懸浮在空中的身影,突然緩緩旋轉起來。

而且,慢慢地,青年身體旋轉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而隨著青年身體的旋轉,瀰漫在整座洞府之內的白氣,彷彿是受到吸引一般,竟然又緩緩的向著青年的身體湧去。

並且,這些白氣在接觸到青年的身體後,卻是緩緩的鑽入了到青年的體內!

隨著青年身體的不斷旋轉,隻是片刻的時間,洞府內的白氣便消失無蹤,全部都鑽入了青年體內。

而隨著這些白氣的消失,青年的身體也突然停止了轉動,並且慢慢地又落回了蒲團上。

當青年的身體落在蒲團上之後,原本緊閉的雙眼霎時睜開,一縷鋒芒在其宛若星辰的雙眸之中一閃而逝。

緊接著,青年長舒一口氣,嘴角微微一翹,便迅速站起身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洞府之外突然傳來一道好聽的女聲。

“秦川師弟!快些出來!師尊找你!”

青年也就是秦川,在聽到這道聲音之後,便迅速走向洞外,同時,邊走邊回道:“白綾師姐!師弟這就來了!”

當秦川的話說完,人也已經來到了洞府外麵。

此時,一位容貌絕美的白衣女子,正亭亭玉立的站在洞府外麵等候著。

她,便是秦川的師姐,白綾。

在看到秦川出來之後,白淩展顏一笑,仿若牡丹花開一般,清麗脫俗,讓剛剛走出洞府的秦川都看得有些微微失神。

“呃……師姐,我們走吧。”

“嗯!”

白綾輕笑著點點頭,轉身在前麵帶路。

秦川望著佳人絕美的背影,甩甩腦袋,便跟在了身後。

二人向著山上而去,不過多時,便來到了快到山頂的一處洞府外麵。

隨即,白綾向著洞府內恭敬的一拜,道:“師尊!秦川師弟來了!”

很快,洞府內便傳出了一道滄桑又有些慈祥的聲音。

“讓他進來吧!”

白淩起身,轉身看向秦川,笑了笑,道:“師弟,快進去吧。”

“嗯!”秦川點點頭,便緩緩的步入了洞府之內。

白綾輕笑著望著秦川步入洞府之內的背影,捋了捋耳邊的秀髮,便轉身緩緩離去。

洞府內,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正盤坐在桌前,悠哉悠哉的品茶。

此人便是武陵源的大長老,無垢!

秦川來到無垢身前,躬身一拜:“師尊!”

“嗯!”無垢微微頷首,指了指對麵的蒲團,說道:“坐下吧!”

隨後,無垢拿起一隻空茶杯來,輕輕斟滿,遞向了秦川。

“謝師尊!”

秦川恭敬的接過茶杯來,一口飲儘,又將茶杯放到了桌上,便盤坐在了蒲團上。

無垢看秦川將茶一口飲儘,卻是輕輕一笑,問道:“味道如何?”

“呃……”秦川微微一愣,他冇想到師尊會這麼問他,而他又不懂茶,便隻能是硬著頭皮回答道:“滿口茶香!回味無窮!”

“滿口茶香?回味無窮?嗬嗬!”無垢輕笑著搖了搖頭,“你呀!也彆整日隻顧著修煉了,身邊的人或事物,也該多留心一些。”

“弟子明白。”秦川知道師尊所說何意,隻是,他身負血海深仇,由不得他不努力修煉。

“你明白?唉!”無垢似是有些傷感的微微搖搖頭,便又將目光放在了秦川身上。

隻是,無垢的目光剛剛放在秦川身上,卻是突然有些驚訝的問道:“你這是又突破了?”

“師尊,弟子剛剛突破。”秦川如實回答道。

“十重白玉功,你如今也已經是第七重的境界了,就是你大師兄,也才修煉到第七重冇幾年,你這般突飛猛進,會根基不穩,對你以後的修行會有很大的害處!”無垢的眉頭深深皺起。

“師尊,弟子大仇未報,隻能想辦法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才能殺掉那些魔頭為親人報仇雪恨!”秦川咬牙說道,語氣之中殺意十足。

“唉!~”無垢一歎,他知道自己的這位弟子身負血海深仇,一心隻想著儘快使自己強大起來,而後去找魔頭報仇。

無垢又豈能看著自己的這位得意弟子如此這般下去?所以,他已經為秦川準備好了一份任務,讓秦川下山去曆練。

磨礪秦川心性的同時,也可以使秦川的修煉速度放緩。

於是,無垢開口說道:“川兒,百裡之外的小王村有妖獸出冇,已經害了不少村民了,剷除妖獸,保護村民,是我等修行之人的本分,而為師不便下山,你就替為師走上一趟吧!”

本來,秦川聽到師尊說讓他下山殺妖獸,他是想拒絕的,那樣,他的修行就會落下。但是秦川又仔細想了想,便將馬上要出口的拒絕嚥了回去。

而後,秦川便點了點頭。

見到秦川點頭,無垢這才又露出笑容來,並伸手將一封信件遞向秦川,同時說道:“將這封信交給小王村村長,他會告訴你具體情況的。”

秦川接過無垢遞過來的信件,略微遲疑了一下,便將信件塞入了自己懷中。

“修行一途,當張馳有度,切記不可一味地勇猛激進,那樣的話,短期之內還可,若是長此以往,必定魔障重重,心念不淨,修為再難寸進!”

“修行,便如蓋萬丈高樓一般,地基越是堅實,樓宇越是穩固,曆經狂風暴雨而依舊堅挺不倒!”

無垢循循善誘著,希望自己的這位弟子可以走出仇恨,再次擁抱陽光。

秦川自然明白師尊話中內在的含義,但是,他心中的仇恨,又豈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多謝師尊教誨!”

“唉!~”無垢再次歎息一聲後,便衝著秦川揮了揮手,“去吧,收拾收拾便準備下山吧!”

“師尊,弟子告退!”

秦川向著無垢一拜,便起身出了洞府。

無垢望著秦川離開的背影,久久未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