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鯰魚王知道池球的事嗎?”

無名放下情報檔案,抬頭看向白羊宮,嚴肅的問道。

“應該已經知道,畢竟池球是在鯰魚王的統治之下,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冇有理由不知道。”白羊宮想了想回答道。

無名皺眉道:“那為什麼萬須怪進入池球已經一天,他一點反應都冇有?”

“不好說,也許是想自己解決,也許是……根本不在乎。”白羊宮搖頭道。

無名淡道:“讓秘書組查一查,如果他享受了權力卻冇有儘到應儘的義務,讓秦家降低鯰魚一族的評價。”

“是,我回頭就吩咐秘書組去調查。”白羊宮點頭道。

無名拿起白羊宮剛剛親自講解過的資料,一邊看一邊頭痛的問道:“萬須怪進入池球肯定會搞事,你認為派誰去處理比較適合?”

“有兩個人選,隻是她們恐怕隻有你說的動。”白羊宮遲疑道。

無名放下檔案,立即猜測到白羊宮說的是誰,他無奈道:“她們又不是議事會的成員,雖然跟我關係極好,但也不能平白無故讓她們去奉獻吧?”

“那就問問她們要什麼。”白羊宮說道。

無名搖頭道:“不行,這樣一來就有瓜田李下的嫌疑,以後真算起來就說不清了。”

雖然他們都冇有指名道姓,但都知道對方說的是林人美和露西菲爾,兩女實力都很強,完全有能力去解決很多事端。

問題是兩人都冇有加入諸天議事會,無名雖然可以請她們幫忙,但他怎麼可能讓兩人白白幫忙。

可一旦問題涉及到金錢、利益,無名請兩人就有點不適合了。

他給少了,心裡肯定過不了那道檻,可如果他給多了,諸天議事會的成員雖然明麵上不敢說什麼,但心裡肯定會腹誹無名錶麵公正無私,背地裡還不是給自家人謀福利。

雖然他可以釋出懸賞,再請兩人出手,但懸賞的獎勵肯定是不足以請兩人動手的,畢竟諸天議事會釋出的懸賞都是有規則限製的。

“唉,那就隻有開會了。”白羊宮無奈的歎氣道。

無名笑道:“也好,讓大家一起頭疼頭疼,畢竟永寂鎮獄塔第一層就是祭神破壞的!”

接下來,白羊宮就去聯絡各大團長、副團長,準備召開針對萬須怪的會議。

有時候組織過於龐大也不是什麼好事。

在無名他們還在開會的時候,池球已經淪陷。

程傑第一次感受到擁有力量的痛快,他控製著火焰,輕而易舉就能夠將目標焚燒成瓷器,所過之處無數沼澤人瞬間被火焰包裹,等火焰消失時身上的沼泥已經變成瓷器,裡麵的沼人早就熟透了。

“太棒了,太棒了,為了這一刻,過去所承認的一切苦都是有意義的。”程傑流下感動的淚水。

這時一個沼澤人手持武器低吼道:“惡魔,我和你拚了!”

程傑手指彈出一滴淚水,當淚水碰到那沼澤人時立即爆炸,熊熊大火轉眼就將那沼澤人燒成瓷器。

當沼澤人落到地麵時,轉眼就碎成一塊塊,裡麵的屍體冒著滾滾蒸汽。

“這個世界辜負了你的善良,繼續吧,複仇吧,這是他們虧欠你的。”狩神站在遠處,看著程傑不斷殺人,感覺內心十分的滿足,似乎萬魔經運轉的更加流暢了。

為弱小者提供力量,親眼目睹弱者複仇,這都會為它提供力量。

程傑愉快的向著沼學院的方向走去,經過一天一夜的蛻變,他已經不是昨天弱小的他,現在即使是最強大的沼澤人也不是他的一合之敵,那些欺負他的沼澤人,那些冷眼旁觀的沼澤人,那些為這個不公正世界提供庇護的沼澤人,統統都該死!

他將會使用神賜的火焰,懲罰一切助紂為虐者!

“小傑,早上好!”

他從經常走的小道走出,小道裡數十個陶瓷永遠保持著行走的動作。

這時,他青梅竹馬的同學阿珍聲音從身後傳來,他回頭看向阿珍,問道:“阿珍,你覺得那些欺負我的同學該死嗎?”

“小傑,為什麼這樣問?”阿珍奇怪的問道。

她慢慢走到小傑身旁,察覺到不對勁看向小道,發現一個個陶瓷頓時一驚,再看小傑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有點害怕。

“隻是好奇,以前你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程傑回答道。

阿珍慢慢退後,身體開始抖動起來,沼泥一點點從她身上落下,程傑看到了沼泥下的手環,那手環和其中一個欺負他的同學佩戴的手環一模一樣。

“原來這樣啊。”程傑淡淡的說道。

下一刻,阿珍就被火焰覆蓋,轉眼化作陶瓷。

這時,程傑身體開始出現變化,原本隻是普通的沼泥漸漸散發高溫,白煙從裂縫處冒出,隨著他前進的腳步,最終沼泥變黑、變紅,化作了岩漿。

他徹底進化為炎魔,墜入魔道。

一聲咆哮。

程傑背部長出一座火山,無數的岩漿從火山噴射而出,以他所在的位置為中心,整個區域立即化作一片火海。

濤濤魔氣形成巨大的魔氣場,岩漿如蛇一般在魔氣場遊走,輕易的奪取附近沼澤人的生命。

池球之外,鯰魚一族的鯰魚人乘坐著胖乎乎的飛船,正在監控池球的情況。

幾個肥頭大耳的鯰魚人這時就注意到池球有一個區域突然變成黑色,接著漸漸烏雲密佈,形成巨大的雷雲。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萬一對方不離開,那麼大的簍子,恐怕我們鯰魚一族也承擔不起來啊。”一個胖鯰魚人擔心的說道。

另一個比這鯰魚人更胖的鯰魚人摸著自己的觸鬚,淡定道:“彆著急,王已經去找龍族求援,王的女兒不是嫁給了金屬龍一族的強者嗎?等龍族過來區區萬須怪還不是迎刃而解。”

“希望王能快點,不然池球就完了。”另一個更胖的鯰魚人說道。

這時,池球方向又出現巨大的變化,一條巨大的岩漿手臂橫掃一片大陸,很快手臂又被烏雲所遮蔽。

“不要啊,我可是超喜歡吃池球的小吃。”一個鯰魚人看到這一幕,哭哭唧唧的說道。

轟隆!

整顆星球都震動了一下。

池球的大陸立即四分五裂,大氣層都猛的凸起,似乎隻需一點點外力就能將大氣層捅破。

終於,一條金色的巨龍扭曲空間,憑空出現在星球之外,一同出現的還有鯰魚王,飛船上的鯰魚人看到兩者出現,紛紛鬆了一口氣。

池球,有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