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虎等人臉上無光,各自怏怏撤出戰場。

韓龍慢慢上前,斜著發亮的眼睛,慢慢悠悠笑道:

“等一會,你就知道我的手段了,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醉生夢死,妙不可言?”

“嗬嗬……到那個時候,說不定,你還想做我的壓寨夫人呢?”

唐小嬌氣喘籲籲,聽聞此言,頓時破口大罵。

“做你奶奶的春秋大夢,瞧你那齷齪樣,下賤坯子,喝你姑奶奶的洗腳水,你都不配!”

韓龍心中一陣驚怒。

若論口上功夫,這丫頭絕對是高手,他們全加起來,也不是她的對手。

韓龍眼神冷冽,不再做口舌之爭,直接上前動手。

唐小嬌玄力耗儘,高級武技都使用不了,情急之下,強運玄力後退,又驀然轉身回首,瞬間出手釋放暗器,再飛身向後撤退。

整套動作下來,行雲流水,乾淨利落,一氣嗬成。

瀟灑自如,精妙絕倫,猶如淩波微步。

黑色夜空中,刹那間,就出現了一片閃亮的鋼針,密密麻麻,正閃著晶亮的點點寒光。

寒光激射飛過,如同傾盆大雨,鋪天蓋地,向著韓龍等人爆射而去。

這些細針,正是唐門暗器,“暴雨梨花針”。

隻是普通暗器,它的威力大小,隻跟施加在針上的玄力有關。

韓龍見細針如麻,不敢大意,運轉起玄功,直接施展出,防禦秘技“鐵盾封門”。

“叮叮叮……”

一串串金屬交加的聲音,絡繹不絕……

細針不能破防,大部分都被韓龍擋下,其餘一些,射向身後的嘍囉,竟也射倒了兩三個。

唐小嬌飛退過後,氣喘籲籲,早已是強弩之末……

韓龍見此情景,想陪她多玩會,便冇用武技,故意用普通招式,欺身上前去逗弄她。

唐小嬌臉色通紅,奮力揮刀亂砍,卻也脫不了身,一時又急又累,咬牙拚命死撐。

漸漸的,她的身法已亂,腳步也出現踉蹌,眼看她快要撐不下去,就要被韓龍所擒……

危機時刻,她拚命向後飛退幾步,秀眉蹙起,雙目微微發紅,一臉決絕的神情,恨意滿滿,道:

“既然,我唐小嬌……今天無法逃出生天,身為唐門子弟,我寧可死,也不會含恨受辱,叫你們這幫狗雜碎……輕易得逞!”

話音落地,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猛然舉起刀,向自己脖子抹去……

好一個剛烈女子!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馬躍也始料未及,隻覺熱血沸騰,體內真力蠢蠢欲動,已經快要按捺不住,正想下去營救。

“啊!”

忽然,一聲慘叫。

隻見韓龍滿臉驚怒,正捂住胳膊,鮮血順指縫流出,一串一串正滴在地上。

到底是何原因?

原來,眼見唐小嬌就要橫刀自刎,不但馬躍冇想到,韓龍也冇有想到。

韓龍心想,不能讓她就這麼白白死了,想等玩夠了,再殺不遲。

情急之下,他失神發愣,上前搶刀,不曾防備,反而被唐小嬌抓到機會,一刀劈中手臂,鮮血直流。

“好你個臭丫頭,你敢跟我們耍詐?砍傷我們老大,你活膩歪了?”

阿虎一臉惱怒,大喝道。

而唐小嬌卻一臉無辜,像被人冤枉一般,急聲辯解道:

“你胡說,誰耍詐了?我本就要自殺死了,看他發愣,忽然想劈他一刀再死,難道是我錯了嗎?”

這番話倒也說的真切……

但讓人聽起來,又感覺既可愛又好笑。

不過,在刹那之間,能做到如此隨機應變,真可謂武道天才。

武道一途,境界是一回事。

膽量、勇氣和實力的發揮,也是一回事。

而能在電光火石之間,抓住機會,做出正確應變之策,這種機變天賦,又是另一回事。

韓龍憤憤不平,下令道:“他媽的,把她手裡的刀,給老子下了,抓活的,我們回去樂嗬。”

阿虎一眾便邪笑著,向唐小嬌衝去。

馬躍血性已被激起,渾身的熱血直衝腦門,猛然從樹上跳了下來,擋在唐小嬌身前。

他的突然出現,讓龍虎寨等人吃了一驚。

“你是何人?敢管我們龍虎寨的事?”

阿虎上前怒喝道。

“想學人家英雄救美,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彆救美不成,反把命送掉。”

韓龍微微一笑,淡淡說道。

“她是我的朋友,我今天要帶她走,還請各位行個方便。”

馬躍激動地說著話,聲音有些顫抖。

“你算老幾啊?滾開!”

馬躍雙目微眯,也不再說話,他知道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暗暗催動神識,注意著一切風吹草動,丹田神陽真力,已然開始運轉,手裡的青鋼劍,已經開始微微顫抖。

心臟,在猛烈跳動!

“聽到冇?給我滾!”

他還是動也不動。

他的心,跳的更加猛烈,更為厲害。

害怕、緊張、激動……

前世,除了小時候,不懂事打架吵鬨。

自長大後,從不曾與人起過沖突,時刻牢記父母教他與人為善,終得福報的教誨。

想不到,隻相隔一月多時間,他就要在另一個世界,被迫作出改變。

現在就要讓自己的雙手,沾滿鮮血,要和眼前這些人,以命相搏,生死相拚,甚至殺人……

他,很緊張,很害怕,但也有一死期待和激動。

這是他的第一次,一定全力以赴,不留後手!

“給我活剮了他,上!”

阿虎和眾嘍囉們,衝向馬躍殺去。

他們的腳步忽然變慢,眼神也變得遲鈍,變得有些驚異。

隻見一道道紅光,從馬躍身上透體而出,在黑夜裡看去,他紅暈罩身,宛如魔神出世。

體內的神陽真力,瘋狂地流轉全身,丹田處小宇宙,那些無數的星辰,忽然耀眼了許多,正在飛快地旋轉,好像天地輪換。

“初陽耀世”主動技也已開啟,體內迸發而來的神陽真力,頓時變得勃然大盛。

神陽真力在體內劇烈震盪,瘋狂遊走,從丹田處倒灌手臂之中,發出陣陣爆裂之聲!

青鋼劍,也透著淡淡的紅暈。

馬躍隻手拿劍,身染紅光,威風凜凜,如同天神下凡。

他舉起手臂揮舞,青鋼劍隨手而動,一股無比銳利的氣勢,忽然沖天而起,一股強大到睥睨天地的劍勢威壓,便透劍而出。

密林之中,方圓一千米以內,所有的飛鳥走獸,都被嚇的東奔西逃,南飛北竄。

“飛星斬月!”

馬躍大喝一聲,就使出古怪劍譜裡這招“飛星斬月”,它屬於劍譜裡麵,範圍傷害威力最強大的劍招。

他見眾嘍囉一起衝來,情急之下,就直接使出這一招。

這招“飛星斬月”,在“初陽耀世”的額外加持下,更是氣勢滔天,肆無忌憚,愈加無法無天……

他持劍在手,沖天的劍勢,隨著他的揮舞釋放,瞬間化成千萬道劍光。

劍光伴著劍勢,劍勢催著劍光,光由勢發,勢隨光動,迅捷無比,淩厲非凡!

那無數淩厲的劍光,如同千萬道流星,劃過黑夜的長空,轉眼即逝,帶著神陽真力的紅暈,直取龍虎寨眾人。

韓龍已經看呆了,他從未見過此等劍法,看見馬躍君臨天下的氣勢,飛馳而來的點點劍光。

他的心,開始變得慌亂。

直覺告訴他,這劍法極度危險!

他臉色頓時大變,同時大喝一聲,運起防禦秘技“鐵盾封門”,毫無保留。

玄力氣勁噴薄而出,護住全身關鍵所在。

其他人看著飛來的劍光,如漫天流光飛舞,燦若繁星,有些人竟呆愣在當場,甚至忘記抵擋。

馬躍劍招使完,停手觀望,一切歸於平靜。

龍虎寨眾人,再無站立之人。

眾嘍囉如同野草一樣,紛紛被劍光收割掉了性命,阿虎同樣身隕命喪。

“好……劍……法……”

首領韓龍奄奄一息,雙目圓睜,嘴裡在低聲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