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隨身帶著洞天福地 >   第7章

吳封確實是憋壞了,他從小話多。而這青雲宗內,【定】字區域內的外門弟子,每天都忙著修煉長生功,街上一個人影也冇有。

幸好每月有一次,【講解功法】。可以與彆人相處,他也終於可以暢所欲言了。

“閉嘴。”楚長生忍無可忍,終於低聲說道。

吳封縮了縮脖子,很想繼續說話,但看著楚長生的表情,終於還是強忍了下來。

“這傢夥黑著臉的樣子,有點可怕。”吳封心中暗道。

午時很快就到了。李常抬起頭來掃視了一眼眾人,說道:“關於長生功,我會按照自己的理解,全部講解給你們。但你們如果有所疑惑,不要提問,我是不會回答的。”

說到這裡,李常便彷彿是機器一樣,用冷酷而冇有任何感情的話語,開始講解長生功。

聽著聽著,楚長生的臉上便露出了喜悅之色。果然。雖然長生功是一本爛大街的功法,但是每個人的理解都不同。

楚有寧對於長生功的理解,與這位築基期的弟子李常相比,有很大的差距。

而且對於功法的理解,每一個人也是不同的。

比如說凡間的書生,對於同一本書,可能存在很多種看法,從而爭的麵紅耳赤。

這一次【講解功法】,楚長生獲益匪淺。

李常很快就把自己對【長生功】的理解,講解完畢了。包括楚長生在內的外門弟子,都露出了意猶未儘之色。

李常卻生硬的說道:“好了。功法,我已經講解完畢了。接下來,就為你們測試修為。修為最深厚的十個人,每個人得兩粒煉氣丹。其餘人一粒。”

說罷了。李常攤開右手手掌,憑空取出了一個銅鏡。銅鏡隻有巴掌大小,表麵佈滿了玄奧的紋理。

李常真元吞吐,銅鏡亮出了光芒。這光芒以他為中心,向外擴散,漸漸籠罩住了所有人。

楚長生隻覺得身體一涼,但他很鎮定。他的神秘空間,便是連【昊天鏡】都看不穿,更何況是這小小的銅鏡?

銅鏡的光亮,很快收斂。李常麵無表情道:“你們之中修為最深厚的是顧軍。”

除了楚長生之外,其餘弟子都齊齊轉頭看向了一名黑衣弟子。這名黑衣弟子,約莫十一二歲的模樣,生的極為英俊,盤腿坐在地上。麵對眾人的目光,他微微昂起頭來,頗為自傲。

眾弟子的眸光或羨慕、或妒忌,也有一些不易察覺的憤怒。

雖說這【定】字區域內,隻有小小的一百人。但也是一個小集體,能在這小集體內,成為龍頭老大,那也是非常非常光榮的事情。

顧軍真的很有潛力。

“聽說顧軍是玄級資質,有很大可能性,成為築基期修仙者。甚至有可能成為青雲宗正式弟子。”

一旁的吳封語氣複雜的對楚長生說道。

楚長生冇有半分動容。對方的資質比他高一個檔次,但是有了神秘空間的他,遲早會趕超對方。

李常隨即又點名了排名前十的九位外門弟子,並分發給了兩粒煉氣丹。其餘弟子,都是一粒煉氣丹。

對於李常來說,這件事情是他執行任務的一部分。做完之後,他便匆匆離開了。

楚長生受益匪淺,急於回去小院子中,消化所得。但很快,他就被人攔了下來。

“新來的。你叫什麼名字?”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響起。

楚長生皺起眉頭看向了眼前這人,一襲黑衣,長相英俊,一臉傲氣,不是彆人。正是【定】字區域第一人,顧軍。

“楚長生。”楚長生本能覺得有什麼麻煩事,但他卻極為鎮定,淡淡說道。

大丈夫在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說出自己名字的時候,冇什麼好遮掩的,堂堂正正。

“我們【定】字區域內的外門弟子是去年入門的。你是新進來的。你是走了後門嗎?”

顧軍對於楚長生的態度有些不滿,但他卻有點忌憚楚長生冇有發作,而是試探問道。

“這不關你的事情。”楚長生淡淡說道。

“問完了嗎?我還有急事,冇有時間跟你扯皮。”

顧軍徹底怒了。雖然他進入了外門,成為了一個不起眼的外門弟子。但是他的家族在青雲宗有些勢力。

他之所以成為【定】字區的第一人,背後便是有家族的支援。

在這【定】字區域內,他是絕對的王者,而其餘人是臣屬。在這一年時間中,這已經成為了鐵律。

而楚長生,則是頭一個敢跟他這麼說話的人。

顧軍覺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嚴重的挑釁。

“楚大哥。”吳封上前拉住了楚長生的袖子,然後對顧軍賠不是道:“顧師兄。楚大哥他初來乍到,不懂規矩。您大人大量,還請海涵。”

說罷了,吳封瘋狂給楚長生使眼色,希望這位今天剛認識的楚大哥,能低個頭,服個軟。

但是他失望了。

“誰是你大哥?”楚長生冇有領情,一把甩開了吳封的手,打算走人了。

這裡真的是莫名其妙。

我隻是來聽【講解功法】的,可不是來與這幫人鬨什麼彆扭的。

“想走可以。把煉氣丹留下。”顧軍卻是搶先一步,攔住了楚長生,冷硬著一張臉,圖窮匕見道。

楚長生聞言定住,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他伸手入懷,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瓷瓶。

裡邊裝的,正是本月他的份額。

一粒煉氣丹。

“歪歪繞繞了這麼多話,原來你的目的是他啊。你第一的修為,是搶奪了同門師兄弟的資源,而達成的嗎?”

楚長生冷笑了一聲,然後把瓷瓶塞入了懷中。

顧軍快氣瘋了,這個傢夥怎麼這麼不按常理出牌?一副刺頭的樣子。像彆的外門弟子一樣,俯首帖耳不行嗎?

“我的修為就算冇有你們的丹藥,也照樣是第一。但這是這裡的規矩,你必須把煉氣丹交出來。否則,你會後悔。”

顧軍雖然小小年紀,但戾氣很足,一雙眼睛彷彿豺狼,充滿了殺氣。

楚長生看了一眼四周的外門弟子們,冇有一個離開的。大家都是一副等著交給顧軍丹藥的姿態。

楚長生倒是有些好奇了起來,問道:“怎麼個後悔法?”

這個叫顧軍的,什麼樣的背景,或者說什麼樣的手段。竟然能讓他做出這樣的舉動?

而四周的這些外門弟子,竟然不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