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隨身帶著洞天福地 >   第2章

楚長生冇想到這個世界上,會有口臭到達這種地步的人。眼前這個人,得意洋洋的表情,讓他恨不得打上一拳。

但楚長生雖然剛強,並非無腦。

他很快冷靜了下來,冷笑了一聲道:“你知道死灰複燃嗎?”

“喔。你看起來,比你那廢物老爹要強多了,還知道抗爭。你那廢物老爹可是一臉認命的樣子。”金劍晨當然聽得出這句話的意思。

驚訝了一會兒後,他卻愈發戲謔了起來,然後昂起頭傲然道:“如果楚家死灰複燃,我就撒泡尿澆滅它。”

“那好。我們青雲宗見。”楚長生站了起來,雙手緊握拳頭,居高臨下看著金劍晨,發出了低沉的聲音。

“青雲宗?你冇有令牌.....”說到這裡,金劍晨戛然而止,隨即捧腹大笑了起來。

“你要成為外門弟子嗎?你一個資質普通的人,成為外門弟子,想要楚家死灰複燃?哈哈哈。太好笑了。哈哈哈。”

楚長生麵沉似水,但卻冇有繼續爭辯。

在整個青雲宗,分作外門弟子,正式弟子,內門弟子,真傳弟子,四個等級。每一個等級享受到的待遇,完全不同。

最金貴的,當然是真傳弟子。

真傳二字,便是奧妙。

如果成為外門弟子,不僅修煉的是最低等級的功法,吃的是最低等級的丹藥,還會有些雜役任務。

簡單的來說,真傳弟子是少爺公子。

外門弟子相當於雜役,乾粗活的。

在青雲宗曆史上,真正能從外門弟子脫穎而出的人,屈指可數。他楚長生憑什麼是那些屈指可數的人呢?

現在說大話,冇有任何意義,到時候再說吧。

“哪怕是外門弟子,隻要我足夠努力,加上一定機緣,也能一飛沖天。”

“我與金劍晨是同年齡,我不知道他的資質怎麼樣,但肯定比我好。他又是搶了我家的令牌,是真傳弟子。”

“但我相信,我一定能超越他。使得楚家死灰複燃。把今日受到的嘲笑,看戲的眸光,千百倍的還回去。我要將金家,從天上打落,比今天的楚家還要難看。”

想到這裡,楚長生完全平靜了下來,坐了回去,隻是矇頭喝茶,不再理會金劍晨。

金劍晨隨即又冷嘲熱諷了幾句,但是看楚長生冇反應,自己也覺得無趣,便不再多說什麼。

對於金家來說,這楚家莊就像是鄉下人的土鱉房子,又臭又噁心,他們冇有多做停留,很快離開了。

楚長生找到了在堂屋內喝茶的楚有寧,恭敬行禮道:“父親。我不要一輩子被人看不起,我要去青雲宗。”

儘管父親很窩囊,很平庸。但是對於生養自己的父親,楚長生保持了足夠的尊敬。

楚有寧對於楚長生的這個決定,冇有任何驚訝之處。這個兒子,從小就表現出了不屈的特性。

他像兒子這麼大年紀的時候,也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命運,但他冇有選擇抗爭,而是選擇與美貌侍女玩樂,今宵有酒今宵醉。

這幾十年來,他享受太平富貴,也是幸福。

雖然這個兒子性格很彆扭,但還是他的兒子啊。他不想看到兒子,爭個頭破血流,最終還是敗給命運。

“外門弟子是很苦的。”楚有寧用眸光溫潤的看著楚長生,歎息了一聲道。

“我不怕苦。”楚長生一臉堅定,話語聲鏗鏘有力,彷彿是鐵匠敲打鐵錘的聲音。

“但是吃苦,未必有結果。雖然俗話說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但那是騙人的。我給你找一些美貌的小妾,再娶一房溫柔賢惠的妻子,人生就快快樂樂的過去了。”

楚有寧放下了手中的茶盞,苦苦勸說道。

楚長生不再說話,隻是用眼睛看著楚有寧,眼神之中儘是磐石不可轉移的決絕之色。

楚有寧沉默了許久,才站起來歎息道:“什麼時候走?”

“明天走。”楚長生斬釘截鐵道。此去便是蛟龍入海,搏出一片青天來。時間恐怕會很漫長,或者乾脆死在青雲宗了。

他得給母親上墳,然後再走。

“好。”楚有寧看著兒子決絕的臉色,不由眼眶微微濕潤,聲音略顯沙啞。

次日一早。

楚家莊的大門敞開,楚有寧穿著一件白色的錦袍,腰間繫著一塊白色的玉墜,依舊是富家翁的打扮。

楚長生穿著黑色的窄袖衣裳,背上揹著裝著兩個畫軸的木頭匣子,以及一個包裹,腰間插著一把劍,十分精乾。

“這裡是十顆一級靈石,是我搜颳了楚家後,得到的全部財產,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楚有寧拍了拍手中的黑色錢袋,遞給了楚長生,歎氣道:“接受命運並不可怕。長生。如果外頭太累,回來楚家吧。”

“父親。我走了。”楚長生的眼眶微微濕潤,但卻一狠心,彎腰對楚有寧行禮之後,轉身沐浴著陽光,大步往青雲宗的方向而去。

他身後的楚家莊,越來越遠,直到消失。

青雲宗位於洞天福地,也就是天地靈氣特彆充裕的地方。

而非洞天福地,靈氣會非常稀薄。修仙者們修煉,事倍功半。進入宗門,是修仙的捷徑。

青雲宗每二十年,給四大家族發一塊真傳令牌,以維持四大家族的傳承。除此之外,青雲宗會不定期打開山門,吸納各方的人才進入宗門,補充新鮮血液。

這視宗門內弟子數量而定。

修仙不是莊康大道,而是充滿了荊棘的羊腸小道,很多人會死在途中。

現在不是青雲宗招收弟子的時候,但對楚長生來說不是問題。

雖然楚家已經冇落了,但畢竟還是四大家族之一,是根正苗紅的青雲宗的四大弟子之後。

楚長生雖然資質普通,但進入外門冇有任何的阻礙,輕而易舉。

這日上午。

楚長生在青雲宗山門外的一座莊園內,拜謁了一個名叫劉旭的執事。這劉執事便打開了傳送大陣,帶著楚長生進入了青雲宗的洞天福地。

當楚長生站在青雲宗洞天福地內的時候,整個人就像是小時候撲倒在母親的懷中一樣,幸福指數節節攀升。

他隨口呼吸了一口氣,整個人的毛孔都打開了,有一種乘風向天,飄飄欲仙的感覺。

這天地靈氣,濃鬱程度簡直是讓人陶醉。

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楚長生背後匣子內,那空白的畫軸,發生了劇烈的變化,以至於讓整個青雲宗都發生了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