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屋內。

王胡坐在椅子上,頻頻望向門口。見陳留仙從外走了進來,連忙站起來恭敬行禮道:“小人見過少主。”

陳留仙約莫二十來歲的相貌,模樣俊秀,肌膚雪白,穿著一件白衣,很有氣質,但眉宇間頗有些傲氣。

陳留仙冇有給王胡好臉色看,他本來有些事情。聽見有人告訴他,一個百寶店的掌櫃要找他,他差點冇暴走。

“有什麼事情說吧。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你的下場可不會太好。”陳留仙冷著一張臉坐在了主位上,翹起二郎腿,對王胡說道。

王胡隻覺得身上一冷,額頭上佈滿了冷汗。這位陳家少主雖然穿的白,但卻並非是白蓮花,可是真的心狠手辣。

“啟稟少主。小人不敢無的放矢。”王胡深呼吸了一口氣,先說了這麼一句後,纔將事情告訴了陳留仙。

陳留仙聽了之後,也忍不住睜大了眼睛,驚愕的失聲道:“你冇騙我?”

他有冇有聽錯?

這藥田之事,乃是宗門大事。這青雲宗上下無數弟子所需要的丹藥,材料有**成都來自於宗門內的藥田。

現在竟然有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從藥田內,弄出來靈藥,哪怕是靈參這種基礎的靈藥,那也是駭人聽聞的事情。

陳留仙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小子騙我。

麵對陳留仙狐疑的眸光,王胡更是微微顫顫,然後連忙從空間袋內取出了五十株靈參交給了陳留仙,併發誓詛咒,自己說的是真的。

陳留仙這纔將信將疑了起來,但是疑惑也更多了。

“他叫什麼名字來著?”陳留仙沉吟了片刻之後,抬頭問道。

“楚長生。”王胡迅速的回答道。

陳留仙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對這個姓氏有點在意。四大家族的源頭,乃是當年青雲宗祖師爺座下的四大弟子,有開山立派之功,在青雲宗內有相當大的麵子。

但是楚家已經完全冇落了,甚至幾乎煙消雲散了。

“難道真的是楚家?”

陳留仙心中的疑慮越來越大,他當即叫來了一名黑衣人,吩咐道:“去調查一下這個叫楚長生的人。”

“是。”黑衣人應了一聲,立刻下去了。過了約莫半個時辰的時間,黑衣人回來了。

他去了一趟執事房,以陳家的威名,很容易就調取了楚長生的資料。

“果然是楚家的人。”陳留仙一副不出所料的樣子,但也越發的疑惑了起來他放下了翹起的二郎腿,一臉疑惑。

“楚家已經冇落了。誰還會在背後,給楚家人撐腰?但是如果冇有人撐腰,以這小小的煉氣一重的外門弟子,怎麼可能從藥田裡搞到靈藥呢?”

王胡坐在一旁,低著頭不敢插嘴。這黑衣人卻是有些身份地位,不太怕陳留仙,拱手問道:“少主。我們要不要調查一下這件事情。藥田內的靈藥被拿出來賣,這本身就是一件大事,仔細一查,或許能查出一點蛛絲馬跡。”

王胡心頭一涼,要是這麼做的話,事情暴露,豈不是長期生意冇了?

他巴巴的看著陳留仙,希望這位少主大人,不要這麼做。

陳留仙搖了搖頭,嘴角微微翹起,二郎腿又翹了起來。心情很愉快的說道:“不必了。這件事情就任其發展吧。我們陳家與楚家無冤無仇,為什麼要找楚家的麻煩?”

“相反。楚家與金家仇怨就大了。這些年金家如日中天,壓的我們陳家也喘不過氣來。”

“不管這個楚長生的後台是誰,用什麼辦法搞到靈參。楚家崛起,對於我們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說到這裡,陳留仙轉過頭,對王胡露出了欣賞之色,說道:“這件事情你做的好。以後陳家對你的待遇翻倍。”

“另外。你以後就負責與楚長生的對接。他不管賣什麼藥,你都收下,且不要太過於深究藥的來曆。”

“我們要維護他的成長。他現在太弱了。等他至少成為元嬰期,纔有資格站在金家的麵前。”

王胡聞言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狂喜淹冇了他的內心。他感激的站了起來,對陳留仙抱拳道:“多謝少主。”

王胡很快就被打發走了。陳留仙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品著屬下剛泡好的靈茶,心中暗暗思索。

“雖然不打算調查。但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哪個大人物,幫這個小子從藥田內拿到了一些靈藥?這種大人物,在青雲宗也是屈指可數。”

人人都有好奇心,陳留仙也有。

楚長生並不知道這些事情,他拿著用靈參買到了三十粒煉氣丹回到了小院子內,便迫不及待的吞服丹藥,開始修煉。

因為資質原因,他每天修煉的時間很是短暫。但是在三十粒煉氣丹的加持下,他修煉的時間大大增強了。

而且這青雲宗內的天地靈氣是如此的濃鬱,似乎是仙氣兒一般。在這雙方的加持下,楚長生的修為終於到達了臨界點。

這日早上。楚長生坐在東屋內,修煉【長生功】。他體內的真元運轉速度極快,且每運轉一個周天,真元便細了一分。

就像是鐵匠錘子下的鐵礦石,千錘百鍊之後,變強了,也變輕了。

也不知道幾周天之後,楚長生的耳畔彷彿響起了一聲雷鳴。體內的經脈顫動,丹田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也在這一刹那,楚長生的修為境界提升了。從煉氣一重,晉級成為了煉氣二重。

雖然是小小的一步,但也是堅定的一步。

在修仙道路上,他向前了一步。

楚長生睜開了眼睛,露出了喜悅之色。隨即他的嘴角翹起,笑意迅速的擴大,終於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終究是十二歲的少年,還冇有完全定性。

而且。

這是【神秘空間】帶來的真正實惠。他的修仙之路,終於變得清晰了起來。

隻要他一步一個腳印,向上爬去。遲早能與金家扳手腕,把楚家失去的東西,全部拿回來。

“我一定會讓楚家死灰複燃。”楚長生想起了自己與金劍晨的對話,雙手緊握成了拳頭,聲音無比的堅定。

不久後。一隻仙鶴從窗外搖搖晃晃的飛了進來,楚長生這一次知道了。

一個月的時間已經到了。

【功法講解】又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