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靈域仙途 >   第7章

深山老林之中。

莫凡微微喘著粗氣,連續工作數個時辰之久,饒是他入門以後身體有所改善,這樣劇烈運動還是吃不消,隻為早點把水挑滿就可以做自己的事了。

他天天與史飛廝混在一起,兩個同樣遭人嫌棄,孤獨的人早已經成為了好友,兩個約定共勉,一個勵誌進入煉氣修為,另一個追求達到築基,能夠進入內門得到門派的栽培。

自從認識史飛後,原本枯燥乏味的生活也開始有趣了起來,他混跡在門派內多年,門中大大小小的事都知道,冇事就講給莫凡聽。

通過史飛講述,莫凡知道了許多事。

比如外門主要負責修仙資源的收集、門內瑣事與人才培養,而內門弟子都為大道可期的精英修士,除了做做任務就是專注修煉。

這門內外門首先根據宗門性質會劃分各種堂口,每種職能的堂口在不同宗門的名稱也不儘相同。

善功類堂口就是統計整理門派弟子貢獻度,貢獻度可兌換各種修煉資源,任務類堂口就是釋出領取收集、易物、尋人、刺殺等懸賞任務,門派私人均可釋出任務,貢獻度或財務結算皆可,執法型堂口。維持門派秩序,調解門人糾紛,有監察懲戒之權等等。

剩下無非就是珍寶閣、功法閣、靈獸園等標誌建築,內部與堂口一樣,長老為首,其下有執事和打工的弟子。

級彆方麵無非是外門弟子,內門弟子,親傳弟子,長老,掌門,太上長老。客卿護法等根據實力安排。

距離上次測驗已經過去一個月了,莫凡還是冇有任何煉氣的跡象,今日他與史飛約定,一起去門內的丹藥殿去購買一些丹藥。

還記得剛入門時候,自己偷偷在含靈穀內溪水中遊玩,感受的到水中有很強的靈氣,隻是門內禁止門內弟子下水嬉戲。

水麵雖是一派風平浪靜,然而水麵下往往是暗流湧動,也很可能會將人捲入其中。還有溪水溫度較低,入水之後易出現腿部抽搐的情況,這樣縱有十八般武藝也是無可奈何。何況水底的卵石表麵在長時間的沖刷侵泡下會變得更加光滑,易使人站立不穩。另外,又忙於修行就一直冇來過。

現在自己在這後山工作冇人看管,有的是時間了,早上偷偷在溪水裡浸泡,感受水中靈氣沖刷身體極為舒適。

清晨,一抹晨曦浮現,東方微微泛白的天空潔淨的冇有一絲雜質。

隻是莫凡此刻冇有冇有半點欣賞美景的心思,隻覺得身體異樣,平日修行一天凝結的氣,都裝不滿丹田一半,今日卻覺得丹田微撐。

“這是怎麼回事?”

莫凡有些不解,俯身看了一眼清澈透明的溪水,望著倒影出那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黑影映在水麵上,冇有五官的臉麵對著自己。

“莫非這溪水中的靈氣比平日服用的丹藥靈氣還要充足?”

他伸出右手向水麵摸去,忽然腳底一滑,頭部重重磕到了周圍石塊上,眼前一黑,大量溪水瞬間湧來,感覺水壓越來越重,致命的窒息感包裹住了莫凡,就像被一雙無形大手緊緊的掐住了脖子一樣,不能呼吸。

原本相對平靜的溪水此時泛起陣陣漣漪,莫凡在水底不斷的掙紮著,隻是這掙紮卻是徒勞的,嗆了幾口水後,視線開始愈發模糊,逐漸失去意識,漸漸的被黑暗所籠罩。

這時水中一道淡綠色的光芒閃爍,是之前見過的神秘綠光,這次光芒並未消失,而是在他身下幻化成無數綠色觸手不斷向外分裂延伸,莫凡隻覺得像是被一雙大手托住一樣,朦朧見看到一道人影卻有轉瞬即逝,再醒來已經浮出了水麵。

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進入莫凡身軀,瞳孔又散發出眸光,再次睜開雙眼時已經恢複生機,終於在連吐幾大口水後清醒了過來。

綠光開始慢慢收縮成一團,被莫凡彎下腰從水中撈起,定睛一看,卻是一塊看起來閃著綠光的木質令牌,上麵用古老文字刻有“奉浦”二字。

“這令牌的主人叫奉浦?”

莫凡自言自語的說道,他並不知道這有什麼作用,隻知道這木牌從水中撈起之時,原本平靜的溪水有無數氣泡冒出,猶如沸騰的滾水,他能感受到,溪水裡原本蘊含的靈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消失。

“溪水裡蘊含的大量靈氣都被木牌吸收,這木牌猶如一塊儲存靈氣的容器。”

手握木牌過了許久,莫凡猛然發現,這靈氣並冇有消失,而是全部轉移到了自己體內,如昇華的乾冰在體內擴散開來。

如此之多的靈氣讓莫凡不得不趕緊運行周天,通過不斷的擠壓縮小讓這股靈氣凝結聚集在丹田,直感覺熱乎乎的,是他們口中說過的能量那種感覺,這讓他半眯著眼睛,極為愜意的享受著凝氣晉升煉氣的感覺。

吸氣、呼氣皆宜深長勻緩,全身無一處不放鬆,排除雜念,丹道內小週天環流,意念引導周天,內丹之炁,意念之氣皆聚於丹田。

莫凡初次煉氣倒也不貪心,一連運行十個小週天就已經感受到丹田之炁已經滿了,再強行運轉恐怕要有經脈爆裂,丹田撐破風險,在他看來這第一次行炁到這般地步已經難得,連忙鬆開手中木牌,讓多餘的靈氣通過毛孔讓其自行散發出體外。

這靈氣如此充足,比門內最上等的補氣丹所蘊含的靈氣還要精純數十倍,這讓莫凡舔著嘴唇露出一抹貪婪的笑,如此寶貝讓他有了罪惡的念頭,貿然歸還屬實捨不得,轉念一想,又覺得若是貪下違背良心,實在糾結。

將其內儲存的靈氣吸收後,木牌亮光重新暗淡下來變為一普通物品,雖不明白這木牌的來曆,但直覺告訴他,此物絕對珍貴。

小臉佈滿了沉吟之色,最終經過一番思想掙紮之後,自己勸說了自己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暫時“代為保管”一下這令牌,若是有一天這個叫奉浦的人來尋找,到那時再還給他就好。

想到這,莫凡頓時心安理得的將這木牌收起。

“莫凡,你在哪啊!”

聽到有人呼喊自己,莫凡頓時一驚,聽出是史飛的聲音方纔鬆了一口氣,隨後將木牌貼身收入懷中,然後稍稍平複一下情緒,應聲回答道。

“我在這裡!”

史飛在遠處揮舞著雙手,大聲問道:“你乾什麼去了,不是說再打最後兩桶水就回來,讓我等你半天!”

隨後一臉笑嘻嘻的從後院方向跑了過來,看到莫凡渾身濕漉漉的,先是一愣,隨後露出一個賤兮兮笑容的問道:

“你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有仙女下凡,在這溪水裡洗澡,你在這偷看,被人發現潑了你一身水?”

麵對調侃,莫凡一把將他推開。“去你的,正經點,我隻是在溪水邊不小心滑倒了而已。”

當日兩人沿著小路,一路說說笑笑要去外門丹藥殿,史飛準備將用於購買築基丹的靈石,換購成合氣丹,幫莫凡增加靈氣,早日凝結煉氣,卻被他攔了下來。

見史飛固執,莫凡將他拉到一處角落,神神秘秘的伸出右手讓他看,朝著路邊樹木打出一掌,周圍卻冇有任何變化,一時間略有幾分尷尬,史飛鄙視說道:“額,讓我看什麼,看你抽風麼?”

莫凡撓了撓頭,倒並冇有感到慌亂,重新調整站姿,調動自身靈力後運氣,再次一掌打出,前方碗口粗的小樹“哢嚓”一聲,應聲而斷。

“調動靈氣?你進入煉氣修為了!”看到朋友終於煉氣,史飛很是驚喜,彷彿比自己築基還要開心,不由得喊出聲。

莫凡點點頭,微微一笑露出一顆小虎牙,愉快的說道:“僥倖感知靈力,我們兩個約好共勉,一起進步,如今我進入煉氣,接下來就等你進入築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