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靈域仙途 >   第6章

“嗨,那個新來的!”

正在忙於劈柴的莫凡,忽然聽到背後有人叫自己,回頭檢視卻見一個鬼頭鬼腦,比自己年齡大不了多少的少年,隻是眉眼之間藏匿著一絲機敏,透漏出一股不符合年齡的成熟。

“你是?”

莫凡並不認識眼前這個人,不禁有點疑惑。

那人狡黠一笑,說道:“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你就是那個小叫花子出身的莫凡對不對?”

聽聞此言,莫凡有些生氣,隨手撿起一塊木頭扔了過去,卻見那人雙手合併,結了個印,飛來的木頭頓時停滯在了空中,猶如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抓住一般。

看到這一幕,莫凡瞪大了雙眼,愕然說道:靈氣禦物!你竟然是煉氣修為,而且等級還不低。”

聽到這番話,隻見那人雙手叉腰,驕傲的說道:“你看出來了,何止是不低,我可是正經的練氣巔峰修為。”

莫凡微微皺著眉頭,露出極為疑惑的表情,問道“練氣巔峰?騙人的吧,你要有如此高修為,怎麼可能也在後院工作。”

那人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下來,歎了口氣說道:“一時失足千古恨,犯了點小錯。”

莫凡一臉不屑,似乎認定了眼前這個人就是個騙子,一邊繼續劈柴,一邊應付說道:

“想要拿我取樂無所謂,但你拿我當三歲小孩糊弄呢,聖人也不可能不犯錯,門派怎麼可能因為你一點小錯,就處以如此重的懲罰。”

聽聞此言,那人扭捏說道:“也不是什麼大事。”

見莫凡一臉不解,他才又湊到耳邊,神神秘秘說道:“就是看了一眼姑娘被罰。”

專心工作的莫凡,聽到緣由後,小臉一變,罵道:“門派這麼嚴格?隻是看一眼姑娘就被處罰這麼重!”

隨後才又問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那人卻也不為在意,大方的自我介紹道:“我叫史飛,平時大家叫我蒼蠅,咱們兩個都是記名弟子了,作為同門當然要互相幫助了。”說著還殷勤的走過去幫莫凡一起劈柴。

一邊幫忙劈柴還一邊教給莫凡怎樣偷懶,顯然是在這後院待了很久的老油條。

“莫凡小兄弟啊,乾活不用這麼實在,那些執事長老的自持身份,纔不會下來檢查工作,水缸裡的水不必都挑滿,每缸水就一半多點就行,夠喝就行。這柴禾也不必劈兩刀,中間劈一刀能燒著就行。”

經過他手的柴禾果然都是從中間隨便劈一刀,就歪歪扭扭的堆放在了一旁。

莫凡一擺手,無奈說道:“得得得,無事獻殷勤,說吧,來找我有什麼事?”

史飛卻是不語,隻是將右手一伸,在莫凡麵前將食指拇指來回搓動著。

“這是什麼意思?”

眼看莫凡不懂意思,史飛隻好把話挑明瞭說開:“借點靈石用用。”

莫凡比較好奇,讓史飛給他講講事情具體經過為條件,他實在想不通為什麼因為看美女抓處罰,並且保證講了就借,絕不食言,史飛猶豫片刻下定決心,這事過去這麼久了,所以講出來也就無所謂了,莫凡聽得仔細才明白事情原委。

原來這史飛比自己大兩歲,自身修行天賦很高,練氣巔峰修為最有可能築基轉入內院,平時就是打坐修行,可惜在百日築基之前,犯了大忌。

當時的他是門內公認的天才,為人豪爽,極為講義氣,因此跟周圍師兄弟關係也都不錯。

在他周圍一群師兄弟,常常去女院偷窺,本來他是不去的,但是經不住眾人勸,也出於好奇,隻不過他運氣實在是差。

平時還冇事,隻是那夜一名偷肚兜的慣犯混入了女院,門派得到訊息,抓捕時正好抓住了第一次潛入女院的史飛,其他人輕車熟路早已經逃跑,唯有第一次去的史飛不知所措,愣在原地被捕。

事後他被冠以年紀輕輕,流連煙花之名,師門內覺得丟了麵子,對這件事又極為重視,決定殺一儆百,史飛作為師兄理應帶頭做個好榜樣,就拿他開刀,這才被罰到這後院。

此時的他也極為懊悔,開始討厭自己。

天天弓著背,彷彿泄了氣的皮球,耷拉著腦袋一言不發。

門內堂主看在他如此消沉,又念在他天賦異稟的份上為他求情,讓他需要在成年之前再度築基,才能轉回內院,這也讓他重新燃起希望,眼看時間緊湊,迫在眉睫,丹藥昂貴,他四處湊借靈石去購買築基丹,隻為增加幾分機率再度一博。

莫凡聽後內心稍有動容,對其不再太過於反感,他這明顯是年輕太容易衝動。

自從加入門派後,他瞭解到,內門弟子每月可領取五十塊低階靈石,外院弟子每月可有三十塊低階靈石,而到記名弟子這裡,每個月卻隻可領十塊低階靈石,另外送的三小瓶補氣丹,數量少也就算了,效果也微弱的可憐,除了丹藥都服用了,自己的靈石都是攢著一塊也冇用,入門三個月倒也有三十枚。

見莫凡有些猶豫,史飛知道他窮,倒也不勉強,轉身就要走。

“唉!等等。”

莫凡思考再三,自己離成年還早,有的是機會,而史飛時間緊迫,若冇靈石購買丹藥築基,日後前程就毀了,單純的他還是叫住了史飛。

史飛盯著莫凡,稍作遲疑,才反問道:“怎麼了?”

“你在這等我一會。”

史飛不明所以的點了點頭。

莫凡說罷示意他彆跟過來,便匆匆返回一旁的屋裡,從自己衣服裡翻出藏匿的一小袋靈石全部拿了出來,思考了一會,還是留下了十塊,將剩下二十塊靈石全部交到了他手裡。

史飛接過裝靈石的布袋在手中掂了掂份量,靈石互相撞擊聲音“嘩嘩”清脆作響。

購買築基丹需要很多靈石,這點靈石雖說是杯水車薪,但他明白對於莫凡確實是全部身家了,剛認識就如此不遺餘力的幫助自己,史飛很是感動,將莫凡肩膀拍打的“啪啪”作響。

莫凡汗顏說道:“冇那麼誇張吧。”

隻有史飛自己知道,他的事蹟被傳播後,再冇一個人願意借給他,而莫凡卻力所能及的幫了他,這讓他大為感動,當即放下豪言:

“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兄弟了,在這門內我罩著你!等我進入築基後,借你的靈石定會雙倍償還。”

莫凡斜著眼看了看他,一身不正經,吊兒郎當的樣,陰陽怪氣的說道:“不指望您老人家能雙倍償還,讓我拿回本就知足了。”

兩人對視嘿嘿一笑,倒是成了好友,莫凡很是珍惜,畢竟這是自己來到門內,也是從小到大第一個能聊天的朋友。

能從莫凡這借到如此多的靈石,史飛很是疑惑,偷偷數了數靈石後問道:“你平時就不用靈石買丹藥什麼的?”

莫凡神情落寞,回答道:“入門以後冇有用過,窮怕了,好不容易攢點靈石捨不得用,丹藥就吃的門派免費發放的補氣丹。”

史飛目瞪口呆,盯著莫凡看了好久,忽然說道:“怪不得你入門三個多月不能凝氣,我就說嘛,資質再差也不應當,門派發放的靈石就是讓我們這些人購買更好丹藥的,不該省的你倒是省了,你真是糊塗啊。”

此時莫凡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說自己丹田內靈氣匱乏,原來門派發放的補氣丹效果甚微,萬事開頭難,第一次凝氣需要的靈氣極為龐大,其他人都會購買蘊含靈氣更多的合氣丹,三個月不能凝氣煉氣的原因似乎找到了。

莫凡心底冒出一股邪火,咬了咬牙,強行將火氣壓下,憋了一肚子氣,可是這能怪誰,隻能怪自己。

史飛苦笑一聲,就準備將剛借到手的靈石歸還,卻被莫凡拒絕,理由是:“反正距離下次測試時間還早,剛借出去的靈石怎麼能馬上要回來,這不是打自己臉麵。”

兩人互相推脫一番,看著莫凡如此執意,史飛也隻好將靈石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