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靈域仙途 >   第5章

“靈力匱乏導致不能煉氣。”

測試過後,麵對如此結果,莫凡苦笑一聲。

凡人問道,風起雲湧。

初入仙門的他並不知道,除了資質外,凡人與修真者之間,有一條難以逾越的鴻溝,隻要全力邁過,掌握這種力量,往後修行就會相對輕鬆。

靈氣其實就是萬物的精氣,包括人、花、草、樹、木乃至風、雲、雨等等,萬種物體都存在靈氣。一個生物能凝聚精氣便能形成強大的力量,而這股力量便稱為靈力。

他怎麼也想不通,自己明明也每日靜坐苦修,也按時服用門派發放的補氣丹提升凝氣效率,怎麼就冇有靈氣,這樣的結果他雖不能接受,思來想去,但也隻能怪自己資質太差。

後院很大,在這工作的有很多是犯了錯的外院弟子,還有就是十幾個冇有靈力的普通人,要麼跟門內多少有點關係,要麼就是上供了點靈石,隻有莫凡是例外。

平時各自忙於乾各自的工作互不打擾,分配工作很公平,每人負責十個大水缸,十斤柴禾,每日隻需要將水挑滿,柴禾劈好就可以休息了。

傍晚伴隨著太陽的落下,工作完成的莫凡,此刻在後山平地席地而坐,呆呆地欣賞著夕陽,隨後“啊啊”咆哮了幾聲宣泄著不滿,心情也終於開始平靜,無奈的搖搖頭,笑著開始自己安慰自己,隻是這笑著實有些勉強。

起碼現在不再擔心吃不上飯,後院工作環境依山傍水,豈不是人間仙境,現在也不用跟其他人同住,自己搭建了個茅草小屋,雖極度簡陋,卻再也不用怕被人嫌棄。

所有人都忙於修行,這裡平時也不會有人來,將每日工作做完就可以自由自在,這樣的生活不比神仙逍遙。

正在莫凡胡思亂想時,一隻溫暖的大手輕輕搭在肩上,嚇得他猛然彈起,連忙說著:

“我冇有偷懶,我今天的工作都做完了的,在這裡也隻休息了一會,請不要處罰我。”

莫凡低頭不停道歉,那人卻久久冇有說話,他小心翼翼的抬頭觀看,看清楚來人,終於長呼一口氣,放鬆下來,恭敬的說道:“堂主您來了。”

這門中除了這個和善的男人,莫凡對其他人都抱有警惕,莫青楓也隻是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竟然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與他一起看著夕陽。

“您怎麼來這裡了?不過也感謝您這些天的照顧,不然我現在恐怕又變回那個流浪街頭的小雜種了。”

莫凡言語之間充滿了感激,真情實意讓人能夠感覺到不摻和半點虛假。

“不用感謝,你我遭遇相同,在你身上我倒是看到了自己小時候的影子。”莫青楓微笑的說道。

“啊?”

莫凡滿臉不可置信,眼前這個男人遭遇跟自己差不多,如今可是貴為仙門堂主。

見莫凡一臉驚詫,莫青峰娓娓道來,給他講了一個故事。

“二百年前,正是魔潮第四次爆發時候,有個孩子剛出生,母親便難產而亡,父親又在自己七歲那年,為了多賺一點飯錢,冇日冇夜工作竟然活活力竭累死,從此這個孩子也成了孤兒,每日流浪街頭。”

莫凡聽得感動,不自覺聯想到了自己,一時間雙眼噙滿了淚水,莫青楓微微一笑,溫柔的擦去他莫凡眼角的淚水,稍微頓了一下,繼續講述。

“不過那個孩子資質不錯,機緣巧合之下進入門派,後來他拚命努力,廢寢忘食的修行,終於又經過百年結丹,後憑藉一手嫻熟的禦劍術當上了堂主,我希望你也能夠努力,不要渾渾噩噩被人一輩子瞧不起。”

故事講完,莫凡終於明白,眼前這個男人跟自己竟然有差不多的遭遇,一時間同病相憐。

“莫堂主,我也會努力的,不會辜負您的。”少年眼神堅定的說道。

莫青楓平靜的點了點頭,分彆離去之時,突然說道:“你今年才十五歲吧,成年之前還有機會,百日之後築基大會還會再做檢測,如果到那時候你能達到煉氣修為,哪怕是一層,還是有機會轉入外院從頭修行。”

“那以我的資質真的可以麼?”

“乾坤未定,誰人皆是黑馬,這世間事不去做,怎麼知道結果。”

這句話讓莫凡重新燃起了希望,眼神裡也是有了光彩,喃喃自語說道:“百日麼,我一定會加倍努力,想辦法凝氣的。”

第二日,雞叫第一遍,三更時分天還黑濛濛的,莫凡就已經早早起床,聽說早上,天地間靈氣最充足,尤其是山上,感受到靈力的機率最大。

再者,百日時間說長也長,說短也短,時間匆匆,如白駒過隙,他必須要在百日內獲得靈力。

莫凡挑著水桶,來回一路小跑,奔波在後院水缸與後山溪水邊之間,將節省出來的時間都用來打坐靜修,畢竟除了感知靈力凝氣的同時,也不能忘記做每日任務。

若是因此耽誤了挑水劈柴,那免不了責罰,原本就不受門內眾人待見的他,更有可能會藉此將他開除。

不知道是挑水用力過頭,還是莫凡心裡上火,挑完水後並冇有急著去打坐修煉,隻覺得口渴難耐。

先跑到門派後院水缸處。一把抓起那葫蘆做的水瓢,一瓢接著一瓢如同牛飲,喝了足足八瓢水,直喝的打嗝,胃裡的水直往上湧才停下,滿意的用袖子一抹嘴,心情終於是逐漸平靜下來,對他來說,最近這幾天發生的事,簡直過於匪夷所思。

進入後院後才知道,這最近的溪水所處地方叫做含靈穀,因穀內流淌著的溪水蘊含豐富的靈氣而得名。

用這溪水做飯能讓味道更甜美,築基以後辟穀的修士,上至長老,下至內院弟子也會用此水泡茶喝,茶味香醇更能補充靈氣,極為神奇。

不需要靠近,來到後山處已經能聽到清泉流響,再走幾步達到溪水邊,隻見那溪水,雪灑珠飛,聲若鳴玉,晶瑩朗潤,淨如冰晶,景絕清奇,看的人心裡直癢癢,讓人很難不冒出想進入溪水暢遊一番的想法。

水挑的差不多了,莫凡揉了揉痠痛的肩膀,這時候雞叫三遍,已經五更,天已經明亮,就在這茫茫無際的黑暗裡,他眼前豁然開朗,看見了黎明前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