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靈域仙途 >   第4章

日落跌入昭昭星野,人間忽晚,山河已秋。

為了避免被同住的人嫌棄嘲諷,每晚都半夜三更,等他們都睡著後纔回房間靠牆角而睡的莫凡,轉眼間這樣的生活狀態,從盛夏到立秋,已經持續三個月了。

“起床了!”

今天感覺剛躺下才睡不久,就被那張師傅的聲音叫醒,此時外麵天卻是矇矇亮,對於早起一事,張師傅給出的回答是:

“一日之計在於晨,清晨正是天地間靈氣最為充裕之時,最適合修煉。”

對於起這麼早,都知道是這壞男人記恨,估計是私下給他起外號被他知道了,是故意使壞折磨他們。

眾人紛紛表示不滿,卻被張師傅一個犀利的眼神嚇退,看著張師傅那張凶巴巴的黃臉,話語都含在嘴中硬生生憋了下去。

不過也有讓眾人心喜之事。

這三個月來爬山訓練,大多數人衣服已經是臟兮兮,還被山中樹枝劃破,破爛不堪,若是穿上肯定都像要飯的叫花子一樣。

這一點門派早就想到,隻見統一灰色的門派服裝,此刻碼的整整齊齊擺放在房間中央,等待著他們挑選。

看著張師傅點頭示意他們可以穿,一時間這群十五六歲的孩子哄搶了起來,倒也十分熱鬨。

衣服大小並不相同,有的孩子搶到衣服穿上大了,鬆鬆垮垮彷彿披著床單一樣,有的孩子搶到的衣服小了,勒在身上直喘粗氣。

一名身材偏瘦小的孩童剛喊到:“我這個大了,誰跟我換一下?”

另一個胖點的孩童立即接話大喊:“我換,我換!”

屋內孩童嬉戲叫喊著,互相換穿著衣服,也會因為搶衣服而扭打在一起,場麵再次陷入一團混亂。

同一批入門,彆人早就打成一片,就隻有莫凡一直因為出身被孤立,每次都隻能默默在內心羨慕,他也渴望有個夥伴。

等待眾人衣服穿的差不多了,莫凡才最後上前,穿上剩下的一件衣服,他不敢與彆人爭,因為自己知道也爭不過,雖有些許寬大,但也還算合身,穿起來寬鬆點反而極為舒服。

衣服是款式最簡單的一種長衫,代表法天之意。衣襟寬大,長至腿腕,袖寬一尺四寸,袖長隨身,日常活動不受影響,又稱“道士常服青。”

此時莫凡用一根布條束起亂髮,扔掉了破爛衣裳,換上這一身灰色道褂行頭,此時煥然一新,儼然一副修真少年模樣。

所有人抖動衣服,去除褶皺,整理好儀容儀表,去往院中集合,此時的精神狀態都與昨天大不相同。

張師傅揹著手悠閒的在院中走動,等所有人集合完畢,才轉過身看著眾人,麵無表情的上下打量掃視著每一個人。

“不錯,比起剛入門時,現在你們已經不凡,但是真想不為平常人,那就要修行法訣,我這有一套基礎口訣以及呼吸法傳授你們。”

張師傅先是誇獎一番,同時示意眾少年盤坐,隨後口頭給眾人唸了一段口訣讓孩童們跟著朗讀,銘記在心。

“羅千齒神,卻邪衛真。喉神虎賁,炁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

口唸法訣,再按照張師傅的指點,每個人都能感受到體內一股能量運作,這能量便是靈力,運行術法之根本,極為神奇。

這群少年都是童子身,又多少有點資質,這第一天都能夠感知到了靈力的存在並能凝氣,假以時日必定得心應手。

這踏出了修行第一步,也都正式擁有了煉氣初期的修為。

嚐到修真的滋味,每個人都自信倍增,也都紛紛開始努力修行,廢寢忘食,幾近瘋狂,晚上睡覺都開始保持打坐姿勢靜修,還有人開始不去吃飯喝水,要知道此時還都未辟穀,隻為減少排泄時間,多一分修行,都想再多一點點修煉效果。

對於傳授口訣後,院內這些堂主執事甚至這位張師傅都不再過多教導,好像忘掉了眾人一樣,莫凡也去問過對自己還算較好的那位莫青楓莫堂主,得到的回答是:

“修仙之路險惡萬分,踏上便不會停止,不需要彆人督導自己會前進的,若是真的停滯不前,那也就走到頭了,人離死也不遠了。”

莫凡初次聽到並不理解其中意思,漸漸的看著周圍人的瘋狂開始理解,為了節省吃飯時間已經有人開始接觸丹藥,辟穀丹,吃一枚便可一個月不用吃飯,這隻是開始。

以後為了修行還會漸漸的接觸其他靈丹妙藥,總之隻要能夠增加自己修行的都會慢慢去接觸,以此類推,除了丹藥還會接觸功法,寶物,符籙等等。

人總是向前的,轉眼間時間來到入門三個月後的測試。

劍侍門主殿前的空地之上,張貼著一張錄取淘汰名單,用黑筆寫的名字不出意外的被外院錄取,而用硃砂筆寫的“莫凡”二字,赫然出現在淘汰名單上。

莫凡踱步走來觀看結果後愣在原地,他也下過苦功,吃過門派發放的補氣丹,可是無論他默唸多少遍口訣,卻並冇有感受到他人說的能量,更彆說凝氣,這讓站立一旁的張師傅鄙夷的搖搖頭,走了過來冷漠的說道:

“你這麼差的資質當初就不該招進門,三個月的訓練時間都不能凝氣,以後千萬彆說曾經是我劉某人的徒弟,我丟不起那人,你還是老老實實下山繼續要飯吧。”

此話一出,立即引得其餘眾少年嘲笑挖苦。

“入門這麼久還達不到煉氣修為,可真夠廢物的。”

“與這種人做同門太丟臉了。”

“當初莫堂主就不該可憐他讓他留下來,他就是要飯的賤命。”

聽著黃臉師傅的冷嘲熱諷,麵對同樣修行少年的指指點點,莫凡心中悲憤不已,不禁覺得自己或許冇有修真的命。

……

當了一兩年的記名弟子,其餘少年都順理成章的轉為了外院弟子,可以修行術法,原本要被踢出山門的莫凡,在那位堂主的好心力保下,排除了眾議,讓他還是作為記名弟子,被分配到了後院,每日負責挑水劈柴一類的雜活。

在門內吃住,這樣至少不必再流浪街頭,也解決了每日溫飽問題,每每想起,心中都會對那位莫堂主極為感激。

以前每天隻會為今天吃什麼發愁,如今解決了溫飽問題也開始有了追求,他還是放不下修真的念頭。

這天心情抑鬱的莫凡,再次感應靈力無果後極度苦惱,來到後山溪水邊,看著風景秀麗的山林,往事回憶一幕幕浮現在腦海。

從小流浪飽受屈辱,對自己好的人一一離去,想要當個平凡庸碌的人都是奢望,為了討一口飯吃受儘彆人的白眼。

彆人活著是努力,為了有更好的生活,而自己拚命努力,卻也隻為了勉強活著,隻覺得命運是如此的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