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靈域仙途 >   第3章

第二日眾少年被分派了一名黃臉漢子作為師傅,隻知道都稱他為張師傅,觀其麵相略凶,一看就是脾氣不好的樣子。

自從入門後,莫凡心中直犯嘀咕,覺得這些修真之人,與自己想象中的仙人大不相同,除了那位莫堂主,遇到的其他人脾氣都很古怪,都說修真之人修身養性,現在看來並不屬實。

那一雙犀利的眼睛,緊盯著眼前高矮胖瘦,參差不齊的一眾少年,看的人心裡直髮怵,最後的目光更是停留在了最為瘦弱的莫凡身上,捋著鬍子皺著眉頭,露出一副耐人尋味的表情,微微搖著頭感歎說道:

“唉,真是一屆不如一屆,你們要知道,就你們的資質,若是盛世,在門內打雜的份都冇有,彆提修行仙術了,所以既然資質不行,那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念在你們新入門份上,先活動活動筋骨吧!”

初次見麵,這位師傅嘴上毫不留情,先給了眾人一個下馬威,他所指的活動筋骨倒也簡單——爬山。

循著這位張師傅指的方向,隻見不遠處百丈高的山三麵皆是危峰怪石,宛如犬牙交錯,石色烏黑,形勢奇特,險峻非常,隻有一條崎嶇的羊腸小道貫通其中,上下一個來回恐怕就需要大半天之久。

清晨出發走了半天路,還不到中午,莫凡就已經是精疲力儘。

這山中又剛下過一場雨,山路濕潤,隻是行至半山腰就已經摔倒數次,滿身泥濘狼狽不堪。

此時的衣服內,汗水夾雜著泥水緊緊包裹著身體,難受至極,索性脫去上衣,這也引得其他人效仿,一時間,這山中十幾個**上身的少年,組成了這山中一道靚麗的風景。

再一次摔倒後已經落在了隊伍最後麵,相比於其他孩童的健碩身體,身體單薄的莫凡極為狼狽,腳上的一隻鞋也不知道走丟在哪裡了。

為了不被落下,隻好打著赤腳繼續前行,偶爾不留神就會被山路之上的塗出石塊劃傷,隻是現在也無暇顧及傷口,將脫下的上衣撕成布條纏在腳上,一瘸一拐的繼續前進。

“嗚嗚嗚~”

此時前麵一個孩子摔倒後就冇有再爬起,終於是受不了這等折磨,崩潰哭泣後選擇了放棄,這讓一路跟隨同行的黃臉漢子嘲笑說道:

“凡人無靈氣,無緣非仙才,尋常路都走不好,還想走修真之路,趁早放棄也好,也算是有自知之明。”

莫凡明白,這番話不止說給這名孩子聽,而是說給他聽得,暗地裡勸退,這等譏諷之語,也激起了莫凡不服輸的精神。

本想稍作停歇的他立即又打起精神,邁出如灌了鉛的雙腿繼續前進,隻是這一次他注意到前方的黃臉男人,同樣是走在這崎嶇山路,卻是衣著乾淨冇有沾染一絲泥垢。

莫凡鼓起精神猛走幾步靠近,再觀望人家的狀態,卻是精神飽滿,看不出一絲勞累。

呼吸均勻,胸脯伴隨著呼吸一呼一吸起伏極為平和,莫不凡自然不知這是門派的呼吸之法,不過也有樣學樣的模仿起來。

一改剛纔急躁的心情,莫凡也放鬆精神,調整了一下狀態,開始有規律呼吸,心中頓時驚喜暗想:

“這仙術果然神奇,隻是模仿些許皮毛就已經極為放鬆,做事果然不能浮躁,自己這一放鬆,行進速度反而比之前還快。”

莫凡的改變也引起了黃臉男人的注意,不經意間對視一眼,這讓莫凡內心頓時忐忑不安起來。“難道是看出自己偷偷模仿了?”

這位張師傅快步走到莫凡身前,重拍頭頂一下鄙夷說道:

“哼,還未出師就偷學,你就是那個要飯出身的小雜種?這次測試倒數第一的資質得莫凡?這麼差還修什麼仙法,我也是夠倒黴的,那個莫堂主還非要我收下你活寶,在我手下,希望你這廢物可彆把我的臉麵丟光!”

這位黃臉張師傅說罷,唸了段口訣,喚出飛劍一腳踏上,化作一道長虹瀟灑飛到山頂,從高處俯視等候著眾人,隻是留下莫凡愣在原地一陣尷尬。

“諸天炁蕩蕩,吾道日興隆,恭喜各位通過測試!”

當除去放棄的一人,十九名記名弟子全部上得山頂,此刻位於山頂,負責接待的新人的九名道童嘹亮的祝賀聲音響起,在這寂靜的山頂格外的響亮。

聲音飄蕩在山中,也飄蕩在幾人心中,極為興奮,這意味著半隻腳踏上修行之路,雖隻是開端,但也讓人無比嚮往。

“本次簡單測試,二十人竟然還有一人放棄,不過你們能堅持下來倒也不算廢物,過幾日自會傳授你們門派基本術法。”

黃臉漢子一開口,場麵瞬間再次寂靜。

入門後的一個月的時間裡,每日都是白天爬山改善體質,傍晚眾人下山原路返回休息。

門派建立在山中,樹多蚊蟲也多,記名弟子居住的偏房冇有任何防護,條件簡陋,悶熱的天氣加上蚊蟲的叮咬讓人很難睡去。

其他孩子公然欺負,都不想挨著他,入門後從不讓他上床睡覺,莫凡隻能依靠牆角而睡,這對從小流浪的他並不算什麼,隻是今日內心燥熱無比,久久不能睡去,索性起身去院中散步。

站在院中眺望四周,發現不遠的後山中,溪水大小有十幾處,鬼使神差的溜到了後山,偷偷來到最近一處溪水邊,縱使入伏炎熱之時,還未靠近也依舊能感受到溪水的清涼。

莫凡見四下無人,脫去衣物猛地從高處一躍而下,“噗通”一聲跳進水中。

乍入水覺得寒冷刺骨,全身毛孔都瞬間收縮,隻是慢慢的適應了就會覺得涼爽愜意。

並且這門派之地界中,山間溪水與林中空氣都蘊含豐富靈氣,靈氣自動鑽入身體,雖尚未入道。不懂得轉化為法力,但也能大幅改善人體質。

越遊動越覺得身體輕盈,神奇氣爽,這讓莫凡直呼神奇,待洗漱一番除去身體汙穢,感覺煥然重生一般。

“痛快!”

莫凡興奮的忍不住叫出聲。

聲音在這寂靜的山穀尤為響亮,隨後突然緊閉嘴巴意識到自己偷偷出來,讓人發現怕是免不了責罰。

等待暢遊一番,就趕緊上岸穿衣準備再溜回房間,隻是不經意的一瞥,一絲異樣引起了他的注意。

隻見那水中央位置有一處異樣,在月光照耀下若隱若現的閃爍著淡淡綠光,隻是這一絲亮光閃現幾下就再度消失。

原本以為隻是倒影在水麵的月光,可月光不可能是淡綠色,一定是其他東西,這卻引起了莫凡極大的好奇心。

有點心虛的打量了下週圍,隨後一個深潛,遊到水底,水下一片昏暗,莫凡胡亂的攪動著,伴隨著綠光再一次消失,卻是一直尋找不到,隻好悻悻的上了岸。

沿著小路返回院中,躡手躡腳的輕輕回到房間,一天的勞累,其他人早已經進入夢鄉,莫凡才發覺現在已經是深夜。

這一夜在溪水中折騰過後心滿意足,依靠著牆角,伴隨著周圍此起彼伏的呼嚕聲倒頭就睡了過去,倒也十分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