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靈域仙途 >   第2章

天色微微亮,漢子帶領一眾少年進入劍侍門,經過珍寶閣、功法閣、靈獸園等標誌建築纔來到主殿。

測試一次靈根極為麻煩,所以每次都要湊夠人數再統一組織測試,這些都是些十五六歲,年齡大體一致的孩童更方便測試。

大殿內部極為寬廣,兩旁鳴鐘擊磬,道聲悠揚,中央放置一尊青銅獸首香爐,隨著檀香燃燒升起嫋嫋飛煙。

或許是被殿內的氣派宏偉震撼,又或許是因新奇而專心看著四周陌生的環境,十幾名孩童乖巧有序的排列站立。

不多時正門走進一名身著青色得羅衣的中年男人,衣服上麵娟繡著精美花紋,青色水線花紋隱隱閃爍著流光,顯示來人在門派有一定地位,身後還左右追隨著六名小侍童,這位中年男人一臉和善的接待眾人。

“我是這負責接待教導新入門弟子,教學類堂口的堂主莫青楓,你們日後管我叫莫堂主就好,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由我引導大家。”

漢子客氣一拱手,恭恭敬敬的說道:“莫堂主,這就是最近新招收入門的孩童,一共二十名,接下來是不是先做一下測驗。”

男人微微一笑,不緊不慢的答應道:“好,那各位稍等片刻,待帶我去取測靈輪盤。”

約莫半盞茶的時間,在六名侍童左右陪護下,這位莫堂主一臉莊重,雙手捧著一塊黑色圓盤器物出現在眾人麵前。

小心翼翼將物品擺放在殿內前方供台之上,一旁的灰衣侍童從漢子手中接過名單,開始對照著花名冊高聲念讀著名字,讓少年們挨著上前測試。

“宋念平”

“李立”

“…”

“…”

唸到名字的少年,在侍童引導下,前往測靈輪盤測驗。

這圓盤周圍均勻鑲嵌有七塊珍貴極品靈石,隻需要雙手按住靈盤中央凹槽出,就可以根據靈石顯示的顏色,以及光亮程度測出檢驗之人的的靈根。

靈根分為金、木、水、火、土、冰、風、雷、等屬性。

大多數人偽靈根具有四、五種屬性的靈根,很雜,但不充裕,每種屬性的靈根都不完全,修煉速度很慢。

稀少的真靈根具有兩、三種屬性的靈根,每種屬性靈根充裕。修煉速度較快。

隨著測驗之人一個接一個,靈盤上大多都是亮起四種以上不同暗淡的光,這讓一旁觀望的莫堂主大為失望,連連搖頭。

直到最後,小童拿著花名冊站在麵前,莫堂主纔回過神。

“都測試完了?”

小童恭敬的回答道:“回稟莫堂主,名冊之上記錄的一十九名童子儘數測試,除去一名真靈根,其餘大多數皆是偽靈根。”

這樣的結果讓莫青楓長歎一口氣,忽然想到什麼,衝著一旁佇立的漢子問道:

“劉師傅,你不是說新招收入門二十名嗎,名單之上怎麼這才十九個?”

麵對詢問,漢子一拍腦門,憨然大笑。

“瞧我這腦子,昨日還新招收一個流浪兒,回來天色已晚,今早上事發又匆忙,倒是忘了將他記錄在冊了,待我去尋他來。”

漢子說完便走出殿門,留下一眾人等待,不多時門外出現兩道身影,隻見少年猶如一隻小雞,被漢子抓住胳膊毫不留情的提溜著回來,進門就高聲嚷嚷道:

“這小子還真是個賤骨頭,有安排的偏房不住卻睡院牆角,怪不得早上冇看到他。”

此時眾人目光齊聚在小雜種身上,看著讓他們等待的人竟是那個衣衫襤褸的流浪兒,不免有些生氣。

“這不是個小叫花子麼,好大麵子讓我們都要等著他。”人群中一個孩童尖聲挖苦說出,惹得另一些孩子也嘲諷騷動。

“就是,一個小叫花子學什麼仙法,多學學要飯彆餓死就行。”

“讓這樣的人進入,不丟儘了門派的臉麵。”

周圍不斷傳來不屑的嘲笑挖苦,每句話直戳心臟,小雜種呆呆地佇立在原地,開始呼吸急促,他不明白,自己冇做錯什麼,為什麼都要貶低自己,彷彿那樣可以提高自己身份一樣。

“肅靜!針尖不大可紮人,舌頭無骨卻傷人,既入我教日後便是同門,我門中弟子不分三教九流,修真問道可不看出身,比的是日後機緣。”

莫青楓麵色嚴肅講話,讓眾人安靜了下來,隨即從漢子手中接下少年,一臉祥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雜種。”

少年的回答又惹得殿內孩童一陣嘲笑,一旁的漢子趕緊上前解釋。

“莫堂主,這孩子無父無母,是四處流浪的孤兒,確實隻有小雜種這一個賤名。”

莫青楓聽後眉頭一皺,再望向少年時,眼神中略帶憐憫之情,略微彎腰看著少年說道:“人不可無名,如今你既拜入我門中,你我相識也算有緣,那你就隨我姓可好?”

少年一時感動無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隻是怔怔的點了點頭。

在他記事起,還冇人這般溫柔對待自己,就是有也隻是可憐自己,而他不同,對待自己是如此的關切,絕不是客套虛假的,這般真誠讓他大為感動。

眼前這個和善的中年男人繼續說道:“既然點頭就是同意,我觀你外貌,雖流浪卻知自淨。曆經苦難卻也自強,倒是不凡,就叫你莫凡怎樣?”

“莫凡,莫要平凡,不愧是莫堂主學問廣深,能取這等好名字啊,還不快謝謝莫堂主。”

少年默不作聲,不知道該如何感激這個男人,劉姓漢子倒是連連誇讚,不斷奉承,推搡著少年上前道謝。

眼見莫凡緘口不語,劉姓漢子看了看周圍人,才冷冷說道:“這孩子還真是冷漠,今日賜你姓名都不知道表示感謝,看來日後必須好好管教一番!”

莫堂主倒不為意,輕輕一揮手。

“不礙的,先讓他測試吧,早點測試結束,也好給他們安排一下,準備明日訓練。”

今日最大的收穫就是有了正式的名字。

莫凡走向供台,雙手放在靈盤之上卻並冇有任何反應,此時心中極度慌亂。

要知道,冇有靈根的話往後冇法修行,直接會被踢出山門,不由得心中悲憤,怎麼所有的不幸厄運怎麼都降臨到自己頭上,剛看到點希望就這樣毀滅了麼。

莫青楓眉頭一皺也是無奈,這個少年確實可憐,但是規矩冇法抗逆,剛要開口,準備宣佈將莫凡除名,這時一個同樣瘦弱的少年指著測靈輪盤喊到:

“亮了,亮了!”

所有人的視線都看向輪盤,此時測靈盤上散發著極為微弱光芒,猶如白天裡的螢火,不細看還真看不出。

莫凡此時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喘,生怕這光芒會被吹滅掉一樣。

如此微光代表資質極差,顏色雜亂也是最差的偽靈根,隻是眼下各門派正值缺人之際,所以測試結束,二十人隻要有靈根,不管好壞,都以記名弟子的身份收入門中,莫凡靠著這點光芒驚險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