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無忌罵罵咧咧地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整整一天都心緒難平。

親眼看到一個漂亮可愛至極的小姑娘被一個老混蛋玷汙了,隻要是男人,遇到這種情況,誰也忍受不了。

但是現實就是如此無奈,許無忌也是冇有辦法啊!

他隻是練氣八層,打敗莊長老都有疑問,可是莊長老的背後勢力怎麼辦?

許無忌又和小姑娘素不相識,感情也冇有深到非救不可。

再說許無忌就是一個普通人,性格也很軟,打打殺殺的事情十分害怕,他隻有偷偷背後咒罵的勇氣。

許無忌心緒不寧,早早的就睡了。

據說無論遇到什麼難心的事情,隻要睡一覺就好了。

許無忌睡著之後,天機筆浮現出來。

【機緣:北側五裡,有雙修佳體。機緣開啟,根據主人意願,當眾搶親,開始前往。】

天機筆控製著麵無表情的許無忌,來到了莊長老的庭院。

此時莊長老的庭院,到處都是人影,很多人都在大吃大喝,喝著喜酒。

這個時候,長老莊元正,正在洞房之中,準備揭開新娘子的紅蓋頭。

莊元正對於入洞房,已經輕車熟路了。

他一是好色,喜歡年輕貌美的小娘子,二是藉此斂財,每次都大肆操辦,大肆收禮。

不過就在他伸出手來,眼看就要揭開新娘子的紅蓋頭的時候,突然外麵傳來的嘈雜聲。

他一皺眉,正想仔細聽聽怎麼回事,忽覺一陣旋風噴薄而來。

房門一下子就被撞開,然後一道人影,瞬間揭開了紅蓋頭,然後抱著新娘子,衝出了門外。

莊元正先是吃了一驚,然後大怒,“混蛋,竟然敢搶我的新娘子,真是反了。”

莊元正飛躍而出,卻見眼前的人影,抱著新娘子,來到了宴會大廳,然後在目瞪口呆的眾賓客麵前,低下頭,深深地吻起了新娘子。

“哇,此人是誰啊?好勇猛!”

“天啊,當眾搶了莊長老的女人,厲害,做了我敢想不敢做的事情。”

“男俊女美,這纔是絕配啊!”

“哪裡的翩翩佳公子,不僅英俊,還這麼勇敢!”

"我原本以為呂布已經天下無敵了,冇想到有人比他還勇猛,這是誰的部將?"

……

執事張縱此時在人群中哈哈大笑道:“許公子,許公子果然發怒了。”

“什麼?張執事,你認識此人?”

“快說說,許公子是哪裡的高人?”

張縱得意極了,與有榮焉。

“許公子是咱們藏書閣的副閣主,天縱奇才,但是脾氣溫柔善良,待人和藹可親……”

“什麼?都公開搶親了,還和藹可親?”

“是啊,他要是和藹可親,那我豈不是活神仙!”

張縱大笑道:“你們不知道,這是莊長老太過分了。”

把莊長老敲詐許無忌靈石,甚至打了他兩記耳光的事情說了。

“許公子不願意和他一般見識,要不是莊長老太過分了,我的主人許公子怎麼會發飆?”

張縱可是見識過許無忌的厲害的,已經被徹底的打服了。

此時莊長老眼神陰冷,慢慢逼向了許無忌。

周圍的人們都感覺渾身發冷,都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莊長老凶狠地道:“許無忌,你這個禽獸,竟然敢當眾搶我的女人,你這是找死。”

莊長老說完,身形化為殘影,朝許無忌撲去。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竟然敢直接動手搶奪他新娶的新娘子,這簡直是駭人聽聞,大逆不道啊!

周圍一片驚呼聲,大家都不忍心看著許無忌慘遭毒手。

然而許無忌神色不動,姿態不變,仍舊深深地吻著新娘子。

就在莊長老一拳眼看要轟到許無忌的身上的時候,突然之間,許無忌帶著新娘子,像一個幽靈一般,身子倒飛出去十丈外。

莊長老的這一拳,頓時落空。

"啊?"

"這是什麼身法,怎麼如此玄妙?"

"這個許無忌,竟然硬生生化解了莊長老的攻擊,好厲害。"

"是啊,許公子不愧是藏書閣的副閣主,果然厲害,竟然可以單憑身法,化解了莊長老的攻擊!"

然後更加震驚的是,許無忌忽然換了一個姿勢,攔腰抱住了新娘子,然後又親吻了起來。

這簡直不把莊長老看在眼裡啊。

頓時,周圍的一些人幸災樂貨地笑了起來。

他們早就看不慣莊長老又貪財,又好色了。

莊長老聽到隱隱的綠帽子的言辭,臉色紫脹,好像豬肝一般,嘶吼道:“你找死!”

這次莊長老雙手亂舞,使出了殺手鐧《落葉飄風掌》。

可是許無忌一邊和新娘子親熱,一邊看也不看,隨意一掌揮出,頓時,漫天的掌影消失不見。

莊長老被許無忌一拳給轟退了十幾步遠。

周圍的人們都是大呼神蹟,不可思議地看著許無忌,不明白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郎,怎麼會擁有如此恐怖的修為。

這簡直是超乎想象啊!

這個少年郎,竟然可以和莊長老硬碰硬的對決!甚至,完全占據了上風,看起來還遊刃有餘。

莊長老也發覺自己可能不是許無忌的對手了,頓時嘶吼道:“護衛,護衛死哪裡去了,給我上,都給我上,把這個雜種,給我亂刀砍死。”

頓時,看熱鬨的護衛們衝了過來。

不過這些練氣三四層的護衛可都不傻,眼看練氣八層的莊長老都奈何不了許無忌,他們難道去送死。

看起來衝的很猛,但是隨時準備逃跑。

許無忌隻是換個一個姿勢親吻新娘子,頓時,侍衛首領就一個倒飛,飛出了三丈之外,然後去勢不減,又連滾帶爬出去幾丈,這才吐出一口美酒道:“厲害,好厲害的元氣。”

其他看熱鬨的人可能還冇看清楚,但是他手下的護衛可都對自己的首領瞭如指掌,頓時也都恍然大悟。

“啊?好厲害。”

“我受傷了。”

“元氣外放,太強勁了。”

侍衛們屁滾尿流,許無忌哪怕一個眼神看過去,頓時就跌倒一片護衛。

這些護衛一個個都被打的吐血。

可是有鼻子的人都聞到了陣陣的酒氣,這分明是把喝下去的酒吐了,哪裡是什麼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