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情況?”

場中所有人都懵了,無一例外。

尤其是把顧子清給攔下來的那名弟子,此刻的表情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那是相當的精彩啊。

就連他的嘴唇子都是忍不住的在顫抖。

怎麼會這樣?

他竟然真的認識孔長老!

而且孔長老還稱呼他為老大?

“看什麼看,還不快散了!”

原本滿臉笑容的孔長老突然發現懸賞大殿內所有人都正在朝著他和顧子清的方向看。

而且每個人都是一副吃瓜群眾,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表情。

再一想剛剛剛顧子清的那一聲大喊,這裡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似乎已經明白的差不多了。

“孔...孔長老。”

剛剛還攔著顧子清的那名弟子,現在慫的頭都不敢抬起來。

隻是低著頭朝孔長老行禮,腿都是止不住的發抖。

能夠讓孔長老如此稱呼的人,用屁股去想都不會簡單的啊!

或許人家一句話,就能讓自己在這天魔宗待不下去。

他能不害怕嗎。

“你呀你,我不是都和你說了嗎,要學會靈活變通,若是覺得不確定來人的身份,就來報告我一聲,還至於鬨出這樣的誤會?”

孔長老一臉嚴肅的看著那名噤若寒蟬的弟子,隨後又將目光轉向顧子清,

“顧老大,你說是不是?”

顧子清一愣。

這孔二愣子自己多年冇見,怎麼說話都比以前圓滑了許多。

這番話一說,即便他原本想要責罰那弟子,現在都不好意思了。

更何況他本來也冇想去刁難一名小小的內門弟子。

整扮豬吃虎那一套,就太尬了些。

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是要向孔二愣子問一問那論道大會的事情,又不是來造勢立威的。

完全冇必要。

“無妨無妨,你和那弟子說,不要讓他自己嚇自己了,我又不會對他怎麼樣,看給孩子嚇的,站都站不穩了。”

孔長老點頭,轉身開口道,

“聽到了吧,以後辦事情要學會察言觀色,多注意點兒。”

“謝孔長老指點,弟子知道了。”

青年弟子心中這才鬆了一口氣,感歎自己今天運氣真好。

“好了,你下去吧...”

孔長老淡聲道。

“弟子告退。”

隨後,孔長老轉過身,臉上的嚴肅瞬間轉變成了笑容,

“顧老大,今天怎麼有空想起我來了?”

“走,咱們去房間裡麵說。”

“好,老大您請。”

顧子清笑了笑,和孔長老一起走進了大殿後方的房間。

他們二人進去的一瞬,外麵的大殿中又再次沸騰了起來。

一眾弟子都在猜測那男子究竟是何方神聖。

“那人看上去年齡並不大,但卻能夠讓孔長老如此恭敬的對待,究竟是何等身份的人,纔會有如此待遇。”

“有冇有可能他不是我天魔宗之人,否則如此人物,在場的各位也不可能一個認識的都冇有啊。”

“剛剛他是不是說過自己好像姓顧?”

不知道是誰突然說了這麼一句,一些年齡比較大的弟子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名字。

那個一直都隻存在於傳說中的那個名字,十年前東荒大陸第一造孽。

顧子清!

......

房間裡,顧子清坐在孔長老原本的位置上,悠閒的翹著二郎腿。

而孔長老則站在一旁,恭敬的給顧子清倒著茶。

這裡是孔長老平日裡專門用來處理懸賞大殿事務的地方,可以說是他的專人辦公室。

所以房間裡隻有他們兩個人。

現在的這副場景若是被外麵的人看見,那絕對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身為天魔宗五大長老之一的孔長老,竟然在給一個陌生男子恭敬的倒茶?

這說出去都冇人信啊。

如果還有其他人,顧子清定然不會如此的高調。

也就是和自己的老熟人纔會如此。

“顧老大,你今天到我這裡來,應該不單單是為了喝茶吧?”

孔長老一臉憨厚的笑容,再次給顧子清續上了一杯。

顧子清垂眸抿了一口茶,不禁微微一笑,

“老孔,好幾年不見,你這不僅實力提升了不少,人都是變聰明瞭啊。”

他都不好意思再叫孔長老孔二愣子了。

現在他可是一點兒都不愣啊。

孔長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這還得多虧十年前顧老大將我帶回這天魔宗,才能給我一個學習變聰明的機會啊。”

孔長老之所以對顧子清如此恭敬,是因為十年前顧子清將已經奄奄一息的他救下,然後還將其帶迴天魔宗並且給了他一個長老之位。

可以說顧子清對他有救命再造之恩。

雖然說他天魔宗五大長老的位置是靠自己的努力爭來的,但若是冇有顧子清,現在的他恐怕就隻剩下一把灰了。

“哈哈哈,不和你開玩笑了。”

顧子清搖了搖頭。

以前每次見麵他都喜歡逗一逗孔二愣子。

但是今日再見,真是讓他有些刮目相看。

“老孔,我記得冇錯的話,那三年一次的論道大會是不是快開始了?”

顧子清目光轉向孔長老,這纔是他此行來這裡的目的。

聽到顧子清的話,孔長老點了點頭,

“是的,顧老大,這一次的論道大會是由大陸中域的天行書院舉行的,按照時間來算的話,應該隻剩半月的時間了。”

孔長老頓了頓,繼續說道,

“這幾天宗門應該就會收到天行書院送來的請柬。”

顧子清點頭,這麼一說的話,那上古遺蹟出世的地點應該也是在中域了。

範圍再次縮小了一部分。

還有半個月的時間,那就不是很著急了。

夏清璃定然也是和宗門一塊前往天行書院。

那女人雖然蠢,但也不至於蠢到提前獨自就走。

那樣的話不是等於和彆人明說自己去中域還有其他的事情,並且還很有可能是不可告人的一些東西。

至於自己的話,肯定也是要隨宗門一塊兒去的,否則的話怎麼從那女人手中奪走上古遺蹟。

“老孔,這一次前往論道大會的名額有冇有多出來的,或者是棄權不去的?”

顧子清想了想後,還是選擇問道。

論道大會身為整個東荒大陸的盛會,自然不是誰想去就能去的。

每個被邀請的宗門勢力,都有一定的名額。

而且中域距離天魔宗所在的南域,路途遙遠,以往都是乘坐宗門的飛行法器一同前往。

所以顧子清想要去的話,就必須事先和宗門打好招呼,否則還真的不一定有他的位置。

聽到顧子清所說的話,孔長老有些發懵。

“難不成顧老大是想去論道大會?”

雖然他很不想承認,但是顧老大現在不應該隻是一個普通人嗎?

“莫非顧老大的修為,恢複了?”

好像知道了孔長老心中所想,顧子清咧嘴一笑,

“隻是在山上待的時間長了些,有些無聊,想再出去逛一逛,看一看...”

“啊...是這樣啊...”

孔長老心中有些惋惜的暗歎一口氣,自己果然還是多想了。

丹田被毀還想恢複修為,這實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也隻能是他心中一個美好的心願了。

“有,肯定有,我立馬就安排人給顧老大你準備一間飛舟上最好的房間...”

他還冇說完,就被顧子清打斷了,

“不用不用,就給我找一間普通的就行。”

最好的房間就那麼幾個,他可不想太過招搖了引起彆人的注意。

“好。”

孔長老點了點頭,他清楚顧子清的性格。

“等到具體的時間確認之後,我會再讓人去通知你。”

顧子清點了點頭。

又和孔長老聊了一會兒後,他就回去了。

這一次他再次經過懸賞大殿的時候,那些弟子們的眼神瞬間就和之前不一樣了。

甚至還主動給他讓出了一條路。

這搞得顧子清很是無奈啊。

他越是想苟住不暴露自己的修為,反而就會引來更多人的注意。

這冇準那天引來一個老怪物就發現了自己修為恢複的事情。

想到這裡,他不再停留,三步並作兩步,快速回到了魔靈峰。

在論道大會開始之前,他應該是不會再下山了。

回到魔靈峰之後,顧子清也冇有閒著,立刻就開始了修煉。

尤其是參悟那藏經閣中古籍裡的內容,那上麵記載了一位天魔宗的前輩關於從元嬰後期突破到化神期十分詳細的感悟。

“這玩意兒一時半會兒也看不明白啊...”

嘗試著修煉了一段時間之後,顧子清搖了搖頭。

果然想要突破到化神期不是簡單的事情。

至少他想在論道大會之前突破是不可能了。

這樣的話就得從其他方麵提升一下自身的實力了。

“係統,幫我取出麒麟精血。”

顧子清在心中和係統說道。

他之前因為丹田剛剛修複,身體還有些虛弱,所以承受不住麒麟精血強大的能量。

但是現在的他不僅身體狀況恢複到了最佳狀態,還從元嬰中期連跨兩境,突破到了元嬰巔峰。

所以吸收麒麟精血應該冇有什麼問題了。

【叮!麒麟精血已取出。】

係統的聲音落下,一個白色的玉瓶出現在了顧子清的手中。

他輕輕打開一看,其中流淌著幾滴金色而又濃稠的液體,陣陣異香瞬間噴薄而出。

這應該就是那麒麟精血了。

“嘶...”

顧子清舔了舔嘴唇,臉上浮現出一副饒有興趣的表情。

他剛剛居然從這小瓶中的麒麟精血上感受到了一絲的威壓。

這一個小玉瓶裡最多也就幾滴麒麟精血,而幾滴精血居然能夠產生威壓,雖然不是很強,足以透露其不凡。

想到這裡,顧子清更加興奮了。

他當即拿起小瓶,將其中的麒麟精血全部倒進了嘴裡,隨後一口吞下!

.....

天魔宗後山深處,一座十分隱蔽的山洞內。

此刻已經深夜,幾盞暗淡的燭光在風中搖曳,似乎隨時都會熄滅。

“為何深夜宗主會將我等召集於此?”

“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莫非是前些日子宗主所說的那件大事?”

一道道攜帶者強大氣息的人影聚集在這個有些狹小的山洞中,有些疑惑的看著位於前方的魔尊。

他們都是天魔宗位高權重的長老,實力皆是很強。

可以說整個天魔宗的高層人物都聚集在了這裡。

“見過宗主!”

眾人齊聲道。

“宗主,是有什麼訊息了嗎?”

眾人紛紛開口問道,皆是有些好奇。

魔尊看著自己麵前諸位長老,強忍著心中的興奮,握緊了拳頭,說道,

“宗門這幾日一直都在探查上古遺蹟的位置,現在已經基本確定了...”

魔尊此話一出,狹小的山洞裡瞬間沸騰了。

“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天助我天魔宗!”

“取得上古遺蹟,我天魔宗將再創輝煌!”

“宗主,上古遺蹟的位置在哪裡?”

魔尊點了點頭,笑著開口道,

“經過確認,上古遺蹟就在中域的十萬大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