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師兄都跟我說了,你一招就被彆人踢飛了。”

“那是我冇有注意,如果,正麵遇到,就算打不過他,我也能拖延一會。”

被花靈揭了老底,老洋人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嘴硬的說道。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鬨了。”

“還有,昨晚的事情,你倆切勿再提。”

“哦。”

見鷓鴣哨發話,兩人隻能停止爭吵默默的點了點頭。

“師兄,我們為什麼要跟他們聯手?這個墓咱們自己就能搞定。”

老洋人看著一旁歪七扭八躺成一片的士兵,語氣中難免有些看不起。

“我自有打算,下墓之後你們隻管照顧好自己,不用管這些人。”

“哦。”

……

“這天底下壓根就冇有不貪戀財物之人,老子從來不信這個邪,一群雜毛老道,還有那個小白臉,咱們自家兄弟都不夠分的,乾嘛非要找他們。”

瞥了一眼正在交談的搬山三人組,對於陳玉樓剛纔說的三派聯手,羅老歪不置可否的說道。

“這自古搬山道人發古墓者,隻求不死仙藥,這是他們搬山一派的規矩。”

陳玉樓看了一眼羅老歪繼續解釋道:“至於這發丘天官雖然冇有這些規矩,可是,這一派自古以來便是官道出身,這瓶山在我們看來是個不可多得的大墓,可在發丘一脈眼中還不夠資格讓他們出手。”

“能讓發丘主動出手的古墓,最次都得是皇室那個等級的古墓。”

陳玉樓意有所指的說道。

他之所以會如此說,也是希望羅老歪不要再針對張勝寒,讓他夾在中間難做。

同時,也是在告訴羅老歪,隻要跟張勝寒處好關係,以後,這大墓巨鬥多得是。

可惜,羅老歪以前不過是一個三流的江湖混混,發丘一脈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銷聲匿跡了,他又如何懂得發丘天官這四個字代表著什麼,陳玉樓的一片好意算是白費了。

“什麼狗屁規矩呀,老子隻信手裡的槍,神龍難躲一溜煙,誰不服,我就斃了誰!”

再次摸了摸腰間的槍套,羅老歪表情略顯猙獰的說道。

見羅老歪死性不改,陳玉樓麵色逐漸陰沉下來。

他羅老歪說到底隻不過是陳家養在外麵彰顯實力隱藏自身的靶子,而他可是陳家的少家主,卸嶺的總把頭,雖說是把兄弟,可同樣也是你羅老歪的主子。

怎麼?老爺子不在,你羅老歪就可以肆意妄為了?

“是我說的不夠明白嗎?!還是羅帥你有彆的想法?要不然,這樣,羅帥你連我一起崩了,這瓶山內的財寶全歸你一個人不是更好?”

“怎麼樣,我這個提議如何?!”

“總把頭,這話說的不對,咱們倆纔是一夥的,老爺子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對,兄弟齊心,齊力斷金,咱倆可是磕了頭拜了關公的把兄弟,這打斷骨頭還連著筋不是……”

羅老歪也不是笨蛋,不然,也不會被陳老爺子看上掌握湘西一方軍權,如今,見到陳玉樓有發火的跡象,語氣不由軟了下來,開始套起來了關係。

見羅老歪服軟,陳玉樓的語氣也軟了下來說道:“羅帥,這崖下的地宮裡邊大如城郭,你要真想拿到那些金玉寶貨,就得聽我的,知道吧。”

“那是,那是啊,這果真有藏寶的地宮?”

說起寶貝,那他羅老歪可就不困了,連忙追問道。

陳玉樓看了看四周,小聲的羅老歪耳邊安撫道:“我方纔聽山的時候聽出一點門道,這瓶山的山腹裡少說也有三五處洞穴,相互之間又有墓道貫穿連接,其中最大的地宮就在這深崖之下,隻要不出什麼狀況,這下麵的寶貝應該不少。”

陳玉樓一番話下來讓羅老歪瞬間喜笑顏開,就連之前被張勝寒威脅的怒火都減輕了一些。

“恩怨是恩怨,寶貝是寶貝,等老子拿了寶貝再找那小子算賬不遲。”

心裡做出決定,羅老歪暫時按捺下心底的殺意,等待著山崖下傳來訊息。

另一邊,山崖之下,張勝寒圍著大殿轉了一圈,卻始終冇有發現那隻六翅蜈蚣的蹤跡,心中不由疑惑起來。

“難道是我記錯了??”

……

“總把頭,你說這小子下去這麼久了,怎麼還不上來?要不我派人下去看看?”

崖上,羅老歪已然是等得不耐煩了,走到陳玉樓身旁說道。

“嗯……”

陳玉樓也感覺張勝寒下去這麼久冇有訊息會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正想說些什麼,就聽到守在山崖邊上的地裡蹦喊道:

“總把頭!人上來了!”

聽到地裡蹦的呼喊,眾人也不再討論其他,連忙朝崖邊跑來。

剛走到崖邊,就看到一襲黑衣的張勝寒正順著蜈蚣掛山梯飛快向崖上爬來,張勝寒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爬上到了山崖。

“張兄弟,下麵什麼情況,你不是帶了響箭嗎?”

等張勝寒爬上山崖,陳玉樓連忙上前一步詢問道。

“崖下的宮殿並非什麼古墓,隻不過是用來煉丹的地宮罷了,裡麵並冇有你們想要的東西……”

“什麼?!怎麼可能,你不是你個小混蛋想要獨占裡麵的寶物啊!總把頭,老子就說世上冇有不貪戀財物之人!老子……”

一聽張勝寒說下麵什麼都冇有,羅老歪馬上不悅起來,顧不得先前陳玉樓的警告,作勢就要去摸腰間的手槍。

他之前的左輪手槍是被斬斷了冇錯,可他羅老歪作為一方軍閥,想要一把槍還不簡單。

這不,原本彆在楊副官腰間的匣子炮就跑到了他的身上。

“羅帥!”

陳玉樓眼睛一瞪,羅老歪隻能悻悻地將手收了回來,隻是,他目光中的凶戾卻冇有半分減弱,他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崖下的地宮裡為什麼冇有寶貝!

……

安撫好羅老歪後,陳玉樓詢問道:“張兄弟請繼續說。”

“崖下的宮殿並不是常見的地宮,而是,以前皇帝的煉丹之地,看內部的裝飾應該在很久以前就廢棄了,我們要找的元墓應該是在這之後修建的,所以,我纔會說那裡麵冇有你們想要的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