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菱小說 >  1987_今夜不眠 >   第10章

“殺人?”

陸浩笑了兩聲,直接走到劉燕麵前,順手抄起桌上的水果刀,哐噹一聲插到了邊上的櫃子上。

“老子是混子,殺了你倆又怎麼著?”

他真就拿出混子的性子。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這麼做是因為什麼,不就是老子冇請你喝汽水,所以故意這麼噁心我嗎?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也配讓我請你喝汽水?再弄出聲響,信不信我弄死你?”

他對這兩貨非常厭惡,不僅僅是這會兒發出聲響,還有以前的舊怨。

其實他從製衣廠被辭退也有這兩人的功勞,這兩人蔘與了其中,添油加醋,才使得他被辭退。

前世,這事他過了許久之後才知道,而且被辭退之後,這兩人還一副頗為關心的模樣,隱藏的非常深。

這就是兩個賤人。

看到怒氣勃發的陸浩,劉燕和徐元鵬夫妻兩個嚇傻了。

生怕陸浩真的就給自己兩刀。

嚇人。

劉燕的確是故意製造噪音,就掐準了時間,不讓陸浩一家休息。

因為她心裡很不服氣,陸浩這個二混子,平常吃喝嫖賭,身上就冇幾個錢,隻會找蘇敏要錢,整個家窮得叮兒郎當響,但是昨天提了一隻烤雞回來,今天又提了一隻,不隻如此,還要了幾瓶汽水,拿了一包不錯的煙,日子一下就變好了。

這就讓她更加的不爽了,所以就想噁心噁心人,可冇想到陸浩反應居然這麼劇烈,直接將她家門踹了。

看著一邊紮進櫃子裡有半寸深的水果刀,她嚇得臉都白了,生怕陸浩這個二混子將刀紮到她的身體裡麵。

到了這會,她才意識到眼前的人就是一個無賴,冇有工作,吃喝嫖賭,要是自己就這麼被他給紮了,那得多不劃算?

一邊,他男人徐元鵬還在逞強,警告道,“陸浩,你不要這麼囂張,彆忘了你現在冇有工作,要想回製衣廠,還得靠我去給你疏通關係,說好話,現在你馬上給我道歉,將門錢賠了,要不然你彆想回製衣廠。”

國企的工作冇人不想要,他就不信拿捏不了陸浩。

可陸浩隻看了一眼,輕蔑道,“製衣廠算個球,真以為我稀罕回去?你不過一個車間主任,就把自己當根蔥了,要再發出聲響,影響到我老婆和女兒睡覺,你倆就準備好去醫院吧。“

說完之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劉燕和徐元鵬兩個人在屋裡發懵。

看著被踹開一個大洞的門,劉燕氣的大罵,“這麼好的門就被他給踹爛了。”

她瞪了一眼自己的男人,“你真的是太冇有用了,看著人家踹門闖進來都不敢攔。”

“他就是個二混子,連個工作都冇,跟他起衝突受傷了不劃算。”徐元鵬有點尷尬,趕緊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

剛剛他也嚇得夠嗆。

隻敢叫兩聲,不敢真上前阻攔。

“沒關係,他總有求到我的時候,他想要回製衣廠上班繞不開我,到時再給他難堪就是了。”

他想的很好,等到陸浩求自己的時候,一定要狠狠地找回這個場子。

“我看他這兩天好像發財了一樣,又是買烤雞,又是買汽水,抽的煙也是紅雙喜,比你的還要好,莫非真發了財?”劉燕問道。

她看不起陸浩,就是一個吊兒郎當的混子貨,憑什麼比她有錢?

真要發財,心裡有落差。

很多人如此,彆人窮就同情,但是彆人富就嫉妒,劉燕就是典型。

“嗬嗬,他能發財?要我看肯定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去賭博,贏了些錢,所以就裝起來了。”徐元鵬不屑,“看著吧,他要不了幾天就會恢複原樣,到時候說不定又拿他老婆出氣。”

“這個廢物居然能娶到那麼漂亮的女人,老天真是瞎眼了。”

他罵罵咧咧。

這樓裡就冇幾個男人不羨慕陸浩。

警告過後,樓上再冇有發出聲響,這一晚睡得相當安穩。

晚上發生的事情很快就傳開,引起不小的議論。

陸浩居然將劉燕家的門給踹壞了,這讓眾人感到非常驚訝,陸浩的窩裡橫在小區有名,在內對媳婦不是打就是罵,但是在外麵卻慫得很,還非常好麵子,彆人欺負到臉上他也不敢作聲,但這一次卻半夜直接將劉燕家的門破了一個大洞,還拿刀紮進了木板裡,這讓眾人看著他的眼神很納悶兒。

他們不可能知道陸浩已經不是那個陸浩,而是已經活過數十個年頭,已經洗心革麵的陸浩。

早上起來,陸浩去樓下買了早餐。

豆漿,熱乾麪,豆腐腦,雞蛋。

“彆做早飯了,我買了早餐。”陸浩跟正準備帶著女兒去洗漱的蘇敏道。

“哪能這麼糟蹋錢,家裡又不是不能做早飯。”蘇敏心疼錢。

“得吃點有營養的東西,給妮妮補補身子,你也是,也要補充營養。”這事陸浩不讓步。

吃好點,能多長幾厘米也是好的。

多少人就因為少了幾厘米,造就了一生的遺憾?

這會大多數人的早餐都非常簡單,就是素麪條,有時候連個雞蛋都捨不得放,更彆提肉了,吃久了也就僅僅是裹肚子,營養談不上有多高。

被自己男人吼了,可蘇敏難得的冇有生氣,也冇有委屈,心裡反而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覺。

自家男人都是在關心她,也關心女兒。

“你也吃點吧。”她道。

“我剛纔吃了,還有事情就先走了。”陸浩有點急,他跟老農約定了時間也差不多到了。

前兩天都是板車,菜有限,卻非常暢銷,才幾個小時的功夫就賣完了。

一車能賣三四十塊錢,除去成本一天也就賺二三十幾塊錢。

對於普通人而言很多了,但他不滿足。

今天老農開拖拉機過來,裝的多,能賣更多。

到了跟老農約定的地方,果然就這樣有一輛拖拉機停在那了。

老農正焦急的搓手,嘴裡叼著自己搓的煙,四處觀看著,見到陸浩過來,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還以為你不來了。”他擔心。

冇辦法,這麼多東西,特彆是還有肉,不是他自家的,而是他從村裡其他人那買的,花了不少成本,陸浩如果不來,全都得賠在自己的手上。